还震惊于沈辞真面目的一众人等看到这场面顿时也有些懵了,进来的人个个穿着黑衣,显然是经过了训练的模样,一下子整个宴会厅的气氛都变了。 “今天这事没个说法,谁都别想走。”沈眠神色依旧玩世不恭,只是眸光里带着淬人的冰冷。 “哎,二爷,这事跟我们可没关系。”马上就有人说道:“打人的是姚家,挑事的也是姚家,我们什么都没做啊。” 姚宝儿吓得发抖,她好不容易争取来的机会,这宴会姚家就只来了她一个人,要是让父母知道她闯了这么大的祸,她不得被扒层皮吗! 她现在是真怕了,求助的拉着陆致的衣袖,死活不肯松手,“阿致……” 陆致刚刚也被姚宝儿的大胆举动惊到了,不管怎么说那可是沈家的人。 他有些不悦的看了姚宝儿一眼,虽然不耐烦却还是对站在对面的沈辞说道:“宝儿年轻莽撞,还请沈三小姐多多见谅。” 陆致的袒护过于明显,沈辞听到那一声宝儿眼皮狠狠跳了跳,她正要开口,沈眠突然笑了一声。 他这笑声过于突兀,沈辞到了嘴边的话一顿,扭头看向他。 “陆少爷现在是以什么身份在跟我们说话呀?”沈眠摸了摸下巴,好像刚刚有些火气的那个人根本不是他一般,“这两年旁的没什么,只听说陆少爷对自己曾经的那位未婚妻是多么的情深,就是那位陆家的千金吧?” 他语气轻描淡写,陆致的脸色却瞬间变得无比僵硬,就连姚宝儿的脸色也跟着变了又变,沈辞看了沈眠一眼,微微扭过头。 “啊,就是陆家的那位千金啊……”议论声骤起。 “陆家千金,倾国倾城,身份尊贵,从小与位于四大家族之首的顾家少爷定有婚约,后来顾家时运不济,因一场事故从此在S市销声匿迹,顾家一倒,陆家小姐就成为了陆家义子的未婚妻,然而天妒红颜,陆家千金却在两年前的订婚宴上意外丧生于大火之中……” 涉及生死,沈眠突然提起此人,不免让人唏嘘。 “话说,陆少爷不是对自己的未婚妻难以忘情吗?怎么此刻却护着别的女人?” 在场的都是人精,稍微想想就明白了,暧昧的眼神在陆致和姚宝儿身上不断打量。 陆致脸色僵硬,他眼中闪过一抹懊恼之色。 他只想用最简单的方式护住姚宝儿,却没想到沈眠会突然提起陆南溪——那个在两年前就已经死掉的女人。 “我看你们也没有道歉的意思,既然如此就请你们赶快滚蛋吧。”沈眠伸手一指门口,说的毫不客气。 “你!”陆致还没发作,就听沈眠又说:“不想自己走?那离开的方式可就由不得陆少选了。” 他话音刚落,周围的人就动了,直接把陆致和姚宝儿拉走,动作十分粗鲁,然后众目睽睽之下就见这两人竟是被直接扔了出去! 一位陆家少爷,一位姚家千金,居然被扔出了宴会现场! 估计会成为明天的头条吧? “宴会继续,大家随意。”沈眠挥手,那群人就默不作声的走开了。 虽然有这个不怎么愉快的小插曲,但显然现场的气氛并没有被影响到,反而让众人津津乐道。 沈辞穿梭于人群中,男男女女都想亲近她,因为她的美貌也因为她的身份。 沈辞从容应对,半点错都挑不出来。 “这才是真正豪门千金应有的做派啊!”刚刚的对比显然让人们忍不住赞叹。 宴会结束,沈辞笑得脸疼。 站在回廊上,她才拉住沈眠问:“你是不是都算计好了?” 沈眠挑眉笑了:“什么呀?” “陆致和姚宝儿。”沈辞见他装傻,也不废话,“从陆致进来……不,从那个侍从开始,你分明是设计引他们入局!” 沈眠笑:“三妹,你想太多。” “别人不了解,我却知道,你……”沈辞的话还没说完,沈眠突然上前一步。 她便下意识后退,对方显然不打算这么轻易让她退开,又逼近,直到她无路可退。 沈辞的背抵在墙壁上,沈眠一只手抵在她脑边,另一只手捏住她的下巴,一眼望进他幽深的眸中,他指尖在她下巴处轻轻摩擦着,就连语气中都透露出暧昧来:“你有多了解我?” 沈辞:“……” 天不怕地不怕,最怕沈二爷突然撩人。 准没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