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话,让沈辞分分钟咬到了自己的舌头,瞬间疼得她眼泪差点掉下来。 沈眠伸手捏住沈辞的下巴,逼迫她张开嘴,看到她舌尖上有血,眼神顿时一沉。 “我没事。”沈辞含糊不清的说完,拨开沈眠的手:“你以后不要跟我开这种玩笑。” 沈眠眸光沉沉的瞥了她一眼,有些不悦地说道:“你跟我夜夜欢好,怀孕而已,不是很正常的事?” “……”沈辞不想在这种问题上和他多说,反正她也说不过他。 她轻声咳了咳:“刚刚姜南和我说了荣华公开招标的事,听说陆氏和姚氏也参加了。” 沈眠听她转移话题,时机把握的极好,有些似笑非笑的说了句:“那又如何?” “陆氏没做过空调这块。” “陆氏什么都想插一脚,你还不了解陆致吗?”沈眠看上去有些兴致缺缺的样子。 他这话不轻不重,却狠狠往沈辞心口处插了一刀,是啊,陆氏的事、陆致的野心,全天下没人会比她更了解了, “陆氏凑进来不是更好?”沈眠言简意赅的说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沈辞蹙眉:“陆致对姚宝儿的在意程度非同一般,没准他会把这个项目让给姚氏?” 沈眠闻言嗤笑,沈辞便问:“你笑什么?” “陆致这个人,生意为重,他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女人就放弃一个项目?” 沈辞却坚持说道:“可他喜欢姚宝儿。” “喜欢?”沈眠更加不以为然,“在利益面前,那算什么东西?” 沈辞无言以对,她原本是有些忌惮陆致和姚氏合作,再加上一个萧家,他们本来就被动,可听沈眠的意思对此完全不以为然,他怎么就能那么肯定? “说是公开招标,其实全都是内定好的,下面的功夫做足了就行。”沈眠抬眼看向沈辞,姿态十分从容,“这些就不用我教你了吧?” 沈辞摇头,“我知道该怎么做。” 沈辞作为沈氏集团的人力资源总监和项目经理,之前就帮着陆致做过不少事,这两年又跟在沈眠身边在商场上浸泡,什么场面都见过,想到这次要真正对上陆致,沈辞的眸色暗沉下来。 沈眠将她的变化看在眼里,突然勾了勾唇,似乎是被她的反应取悦到了。 “我就喜欢你这种眼神。”他说:“这才是一个复仇者应该拥有的眼神。” 沈眠凑近,低头,去吻她,含糊的说道:“这样才会让我感受到你是我的,我们在一个世界里。” 沈辞双臂抵在他的胸口,看似透着微微推拒的意思,沈眠一把拽下她的手,强势的拥她入怀,顿时她整个人都被他的气息紧紧缠绕着,这种感觉让她有些窒息。 两人不是第一次亲热,沈辞的双颊微微有些发烫,沈眠的吻和他的人不太一样,充满了强势和霸道,让她无处可逃。 “在想什么?”沈眠的嗓音有点哑,“我亲你,你还这么不专心?是我吻技不够好?” 他舔了舔唇,蓦的一把将人抱起,不理会对方的惊呼就往办公室最里面的休息室走去。 “二哥,现在是工作时间,你……” 沈辞没来得及说出口的话被人如数吞入腹中,变成了细碎的呻、吟。 …… 沈辞让姜南看着项目,姜南却在荣华那边碰了一鼻子灰,其实不止是沈氏,参加竞标的集团都私下想要先和荣华打点些关系,可荣华那边是谁的面子都没给,明面上是坐实了公平公开招标,谁有能力谁中标,完全不讲私情的样子。 可姜南却和沈辞说:“荣华的大老板陈总原话是经理您带着诚意亲自登门,他愿意赏脸聊一聊……” 姜南说不下去了,脸上满是愤怒:“赏脸,他怎么说的出口……我看他是不要脸!” 众所周知,这位荣华的陈总是个大色、鬼,他点名要见沈辞打的是什么主意再明显不过。 沈辞听到这话竟也不恼,反而笑了:“别气,去吧,帮我和陈总约个时间。” 姜南瞪眼:“经理,您疯了?他分明就是贪图你的美色!” 姜南是沈辞千挑万选出来的人,这两年都跟在沈辞身边,当初沈眠对于沈辞挑中她颇有些不以为然,姜南虽然是名牌大学毕业,能力有,但稳重不足,更是缺少历练,沈眠的意思是放个厉害的角色跟在沈辞身边帮她,但沈辞就是要姜南。 厉害的角色心思太多又不好驾驭,姜南虽然还需要磨练,但至少她知情识趣,是沈辞需要的人,她是下属也算是朋友。 “那我还真幸运,至少还有美色。”沈辞笑眯眯的,一点都没有被侵犯到的恼火。 姜南翻了个白眼,再三提醒:“只怕去了也是鸿门宴。” 沈辞轻描淡写的补充了句:“哦,到时候你和我一起去。” 姜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