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眠这才停手,周围已是一片狼藉。 陈锡远远开口说道:“沈三小姐,我喝多了,胡说八道的话你别往心里去。” 沈辞一直闭着眼睛,她不搭理陈锡,只问沈眠:“二哥,我可以睁眼了吗?” 下一秒她的手被人扣住,沈眠语气霸道又强势:“不许睁眼。” 于是沈辞就乖乖闭着眼睛,被人牵着走。 好一会后沈眠才说:“睁眼。” 沈辞马上睁开双眼,她已经被带出了俱乐部,一扭头发现沈眠正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她看到了他衬衫上的血迹,有点忐忑:“你真把陈锡给揍了?他会不会公报私仇啊?那项目……”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沈眠打断。 “你知不知道我和陆致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他话锋转的太快,沈辞没跟上:“啊?” “他不择手段拿到的那些,我看不上。”沈眠言辞凿凿的说道:“他护不了的人,我能护。” 沈辞还是有点跟不上他的节奏,沈眠突然扯了扯嘴角笑了,笑容中透着三分薄凉七分讥讽:“你那眼睛就是摆设,根本一点用都没有,白长这么多年,真该挖了去。” 沈辞:“……” 还没反应过来,沈辞已经被抱进了一个微冷的怀抱里。 沈眠低喃:“我比你还没出息。” …… 陆致有些狼狈走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了无声相拥的两人,莫名就觉得有些刺眼,他开口叫道:“沈二爷,三小姐。” 沈眠不搭理他,倒是沈辞身体有些僵硬。 陆致走了过来,沈辞推了沈眠一把,使他不得不放手。 “陆少有何指教?”沈眠神色不愉。 陆致深深的看了沈眠一眼,他这副寡淡的神色和方才发狠的模样判若两人,他甚至怀疑自己刚刚是不是看错了。 沈辞注意到陆致打量沈眠的目光,皱眉挡到沈眠前面,语气不善的对陆致说:“陆少,我知道我二哥长得好看,可你总盯着看不太好吧?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对我二哥有什么非分之想,很抱歉我二哥可不喜欢男人。” 顿了顿,她又补充了句:“尤其是还没有他好看的男人。” 沈辞这话说完陆致的脸色一下子就黑了,被她护在身后的沈眠却眼神一亮。 “啧,眼睛还是有点用的。”不可否认沈眠被这话取悦到了。 陆致冷哼一声走了。 姜南拿着好不容易找到的女性外套匆匆跑来给沈辞披上,沈眠瞥了她一眼,嫌她动作慢,亲手帮沈辞拢了拢外套,只道:“我们回家。” …… 沈辞一直担心沈眠揍了陈锡的事会影响到项目的跟进,不过沈眠没事人一样,还让沈辞成立了精英项目小组,在沈辞没点熬着加班几天之后又差点被沈眠强行解散。 沈辞见大家辛苦,便和沈眠提议给大家些福利,亲自带着人去逛商场,精英小组算上沈辞和姜南一共六人,沈辞拿了沈眠的金卡,只说让大家随便挑喜欢的东西,一律公司报销。 姜南指着一条红色的旗袍对沈辞说:“经理,你穿这件绝对好看。” 沈辞瞥了一眼,“我不喜欢这个颜色。” “啊?”姜南不解:“为什么啊?” “太艳丽了。” “可是经理你这么漂亮,就是适合这样的颜色,要不先试试?” 沈辞对于姜南的提议完全不心动,那红色的旗袍摆在那里看着的确漂亮,但她是真的不喜欢这样浓烈的颜色,两年前就不喜欢了。 沈辞正要开口拒绝,一个声音突然插了进来:“给我把那件旗袍拿下来,我要了。” 沈辞和姜南同时回头,就看到姚宝儿和一个女生站在她们不远处,而姚宝儿手指向的地方正是刚刚姜南怂恿沈辞去试穿的那件旗袍。 沈辞挑眉,到了嘴边的话蓦的一顿。 姚宝儿看了过来,眼里带着挑衅之色,显然是听到了姜南的话才会指着说要那件旗袍。 “哎,那件旗袍是我们先看上的!”姜南有些急了。 姚宝儿哼了一声说道:“你们又没说买,既然不属于你们的东西,我为什么不能要?” 沈辞听到这话笑了,她不冷不热的回了句:“属于别人的东西你也会抢啊。” “你什么意思?”姚宝儿对沈辞怒目相向,她可没忘记在沈辞生日宴会上受到的羞辱,因为这件事她被父母训斥,被兄长责骂,还被许多人看轻,都是因为沈辞,她一定要给她好看! 姚宝儿想到这里看着沈辞更是恼火,她就是故意抢这件旗袍! 店里面的服务生马上就把旗袍拿下来,姚宝儿昂首挺胸的去试穿,颇为得意。 姜南不满,“经理,这人太过分了!” “把你的手机拿好,点开照相机。”沈辞对姜南说:“一会人家出来记得拍的美一些。” 姜南闻言懵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