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什么啊,照做。” 姜南不情不愿的举着手机,姚宝儿穿着红色的旗袍走出来,说起来她也算是美女,那件旗袍更是漂亮,但似乎并不适合她。 姚宝儿的身材在女性中属于偏下的那一类,胸小、腰还宽,平时穿搭她都会格外注意这一点,但旗袍本就修身,这样穿着简直是把她身材的缺点暴露得一干二净。 沈辞啧啧了两声,问姜南:“拍好了吗?” 姜南点了点头,评价道:“她穿着太丑了。” 姚宝儿站在镜子前看了看,也觉得不太合适,她的容貌长相偏清秀,压根就驾驭不了这样的颜色,她脸色有些难看。 服务生隐晦的提醒:“要不您再看看别的?” 姚宝儿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她气急败坏的说道:“我就看上这件了,我就要买这件!” 和姚宝儿一起来的女生凑上来说道:“你穿着很漂亮啊,我就说你平时总是穿一些素雅颜色的衣服,这样花儿一般的年纪,穿着艳丽颜色的衣服多好看。” 女生嘴巴甜,姚宝儿的脸色这才好看一些,虽然她也觉得穿着不好看,但一想是从沈辞手里抢来的,便觉得十分得意。 她正要叫人过来买下这件旗袍,就看到沈辞走上来问了句:“这件旗袍还有吗?” 服务生马上解释道:“有的,这是限量闺蜜款,还有另外一件,您需要吗?” 沈辞点头:“帮我拿一下。” 姜南忙重新举起手机。 姚宝儿脸上的表情有些僵硬,“沈辞你什么意思?” 沈辞目不斜视的进了试衣间,随口说了句:“随便试试而已。” “你!”姚宝儿气结,在看到沈辞穿着旗袍走出来的时候更是怒火中烧。 沈辞要比姚宝儿高一些,且她五官本就艳丽,最适合这样的大红色,旗袍包裹着她玲珑有致的身体,仿佛是为她量身定做的一般。 服务生都看呆了,姜南更是激动的感叹道:“经理,你也太美了吧!” 沈辞微微一笑,勾魂夺魄,“谢谢。” 这样毫不掩饰的美丽甚至让许多经过的路人都驻足围观感叹:“我生平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美女啊!” 所有的目光都落在沈辞一人身上,姚宝儿险些被气吐血,她慌乱的去换下了旗袍,她觉得自己在沈辞面前就是一个跳梁小丑。 为什么沈辞就能那么美! 姚宝儿的同伴见此忙又说道:“这颜色穿起来这么妩媚妖娆,像狐狸精一样,咱们不要也罢……” 姚宝儿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气呼呼的走了。 姜南把沈辞和姚宝儿两人穿旗袍的照片都发到了微博上,她放下手机对沈辞感叹道:“经理,我一个女人都觉得你好美,我就知道你穿着一定好看,我们去结账吧。” 沈辞淡定回道:“不了,我没打算买。” “啊?为什么不买?这可是限量款。” 沈辞语气淡淡的:“我对二手的东西没兴趣。” 姜南不解:“什么二手?” 沈辞也不多解释,到最后不管姜南如何劝说都没有再多看那件旗袍一眼。 她本来就是为了气姚宝儿,再说了和姚宝儿穿什么闺蜜装,太恶心人了吧! 原以为这只是个小插曲,没想到吃饭的时候沈辞又遇到了姚宝儿,在同一家餐厅,因为这个时间人满为患沈辞正在和服务生沟通,姚宝儿就带着朋友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 姚宝儿也没想到沈辞会在这里,想到不久前的那件旗袍,黑着脸转身就要走,但马上就被她的朋友拉住了:“宝儿你要去哪?现在走掉的话岂不是很没面子?” 姚宝儿想了想也是,她是来吃饭的,凭什么要走?就算有人要走那也应该是沈辞! 姚宝儿想到这里抬了抬下巴,倨傲的走过去直接说道:“给我开个包间。” “请问您几位?” “两位。” “很抱歉现在没有包间,您两位的话可以在大堂用餐,不知道……” 服务生态度十分客气,姚宝儿却一下子就火了,她没好气的直接训斥道:“我说要包间你听不懂吗?你管我几个人,我就是要!” 姚宝儿本就一肚子火气,语气自然也就十分不客气。 服务生看了她一眼,语气明显转冷,“抱歉,没有。” “你!”姚宝儿怒声说道:“我是姚家的千金大小姐,现在可以给我开一个包间了吧!” 服务生差点没忍住翻个白眼。 “你是天王老子都没用。”沈辞语气凉凉的说道:“排队等着,听不懂吗?” “沈辞你是故意的吧!”姚宝儿咬牙切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