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辞嗤笑:“口口声声说着自己是豪门千金,却连最基本的礼貌都不懂,人家都说包间满了,我们还不是在等?你搬出姚家来是想吓唬谁?” 周围传来窃窃私语声,姚宝儿的脸涨得通红。 “你!”她要被沈辞气死了。 原本站在那里的服务生却突然试探性的问了句:“是沈家的三小姐吗?” 沈辞点头:“我是。” “啊,原来是三小姐,二爷在上面呢。”服务生马上露出了笑容。 沈眠在?沈辞闻言挑了下眉,就听到对方又问了句:“我带您过去?” “不用了。”沈辞想沈眠总不会自己一个人来这里吃饭,说不定也是在谈生意,再者说她这边这么多人,等下给沈眠发个微信问问吧。 沈辞一行人只好在这里等位置,时不时还能接收到姚宝儿敌视的目光,不过沈辞压根不在乎姚宝儿如何。 没两分钟服务生就对沈辞说:“三小姐,我们老板有请。” 沈辞有点诧异:“你们老板是?” “这个……我带您过去吧。”服务生客气的做了个手势:“三小姐,这边请。” 沈辞皱了下眉,她回头和姜南说了一声,然后跟着那名服务生走了。 “老板,沈三小姐来了。” 沈辞被带进了走廊尽头的房间里,闻言一个女人转过身来,看年纪大约在四十左右,她目光有点锐利,看上去就是个精明能干的女强人。 “冒昧打扰,希望沈三小姐不要见怪。”女人单刀直入,表明身份:“我是陈锡的老婆,我叫赵倩。” 沈辞眉心隐隐一跳。 “原来是赵老板。”她只说道:“我是沈辞。” 赵倩似乎有点意外:“我还以为你会叫我一声陈夫人。” 沈辞笑笑:“服务生说是这里的老板找我,并没有说是陈总的夫人找我。” “不愧是大名鼎鼎沈二爷的妹妹。”赵倩脸上的厉色收起了一些,“听说我老公前些日子唐突了沈三小姐,原本想要亲自过去赔罪,可沈二爷说现在时期特殊,往来过于密切不好,没想到今天在这里遇到三小姐,正好我老公也在,我们夫妻两人亲自给你赔罪。” 沈辞说了句:“不过是误会而已。” “沈三小姐觉得是误会,说不定沈二爷不这么认为。”赵倩说:“我老公就在隔壁的休息室,你跟我过来。” “不用了吧?” 赵倩笑:“你放心,有我在,他不敢对你做什么。” 赵倩在说到老公这个字眼时虽然看上去十分自然,但沈辞还是在她眼中捕捉到了一抹厌恶之色。 沈辞慢悠悠的跟在赵倩身后走着,隔壁休息室的门紧缩,赵倩皱着眉头说了声:“奇怪。” 她去问服务生:“人呢?” 服务生支支吾吾,视线躲闪,“这个……” 看她这副难以启齿的样子赵倩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毕竟陈锡风流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 赵倩气的不行,冷着脸让人砸门,沈辞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只觉得这陈锡的胆子也未免太大了吧,在自己老婆的地盘上偷人? 房门被人砸开,休息室本就不大,床又正好对着门,所以房门一打开就能看到床上纠缠的两个人影,夹杂着男人的骂声和女人的求救声无比清晰的传来。 赵倩冷着脸大步流星的进入,上前一把将床上的男女分开! 她力气极大,又是抓奸抓惯了的,也不管陈锡如何,直接就拽着女人的头发把人硬生生的从床上给拖了下来。 女人的尖叫声十分刺耳,沈辞捂住耳朵,一抬头看到那人正对着她的脸时愣住了。 那女人满脸泪水,脸上的妆容已经花了,衣服更是被撕的不成样子,白皙的皮肤被印上了暧昧的痕迹,被赵倩拽着头发整个人异常狼狈,但那张脸沈辞还是在一瞬间就认了出来……居然是姚宝儿! 沈辞还以为自己看错了,下意识上前一步。 陈锡被打扰了好事,开口骂道:“你这个疯婆娘又想干什么?” 赵倩冷笑道:“你脑袋里除了女人还能有些什么东西?陈锡我真是瞎了眼,跟了你这么个渣男!” “呵,你自己生不出来孩子我找其他女人生怎么了?” “你放屁!” 赵倩低头看着手中的女人骂道:“不要脸,勾引别人老公,信不信我弄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