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宝儿本来就被吓得不轻,她刚刚是听到这餐厅老板居然要见沈辞,鬼使神差就偷偷跟了过去,她还想抓些沈辞的把柄,比如她勾引餐厅老板……之类的,没想到撞到了一个男人,还没来得及训斥对方就被拽进了这里…… 如果不是刚刚赵倩找人撞开了门,她现在就已经没了清白!姚宝儿想到这里吓得哇哇直哭。 陈锡就差一步得到姚宝儿,听到赵倩这话气的鼻子都歪了,“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夫妻两人剑拔弩张,站在门口的沈辞咳嗽了两声,觉得这瓜吃的有点太大了。 赵倩这才想起还有沈辞在,脸上的表情顿时一僵,她松开拽着姚宝儿头发的手,十分僵硬的转过身对沈辞说道:“实在不好意思啊沈三小姐,让你看笑话了。” 听到沈三小姐这个称呼,陈锡和姚宝儿都傻眼了,尤其是姚宝儿,她一抬头就看到美艳无双的沈辞站在门口,两人目光对上,姚宝儿像是看到了鬼一样尖叫起来。 陈锡更是惊的差点从床上掉下去。 沈辞转过身去背对着门口,姚宝儿突然疯了一样冲过来喊道:“沈辞!是你害我!一定是你害我!” 沈辞背对着姚宝儿的方向,完全没注意到姚宝儿冲了过来,一把就被她从身后扯住了头发,疼痛袭来,她冷着脸喝道:“姚宝儿你疯了吧?” 陈锡见此也想要冲过来,但被赵倩一把按住,“别丢人现眼了,赶紧穿上衣服把自己收拾好后出来!” 说完赵倩冲过去一把拉开姚宝儿,她也不客气,反手就是一巴掌狠狠扇在了姚宝儿脸上。 姚宝儿被打懵了,她此时还衣衫不整,但却顾不得什么,指着赵倩就骂:“你这个老女人居然敢打我?” 赵倩冷眼看她:“你勾引我老公,我打你怎么了?” 这边闹出的动静不小,姚宝儿的朋友姗姗来迟,她身后还跟着找过来的陆致。 姚宝儿看到陆致一下子就哭了出来,她委屈的一把扑进男人怀里,整个人的状态看上去都有些疯魔,说有人非礼她,还说有人打她,最后又说是沈辞害她。 陆致脸色十分难看,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给姚宝儿披好,搂着她安慰了两句。 陆致本来就不会安慰人,他语气虽然有点生硬,但却并没有推开姚宝儿,沈辞摸了摸自己被姚宝儿扯痛的头发,在心里骂了句狗男女。 陈锡穿好衣服从休息室走了出来,一看门口这么多人愣了一下。 姚宝儿在陆致怀里哭晕了过去,陆致拥着她神色不愉,突然抬眼看向了沈辞。 沈辞连半个眼神都没施舍给他,陆致的心里突然就有点不是滋味。 “发生什么事了?”陆致冷着脸质问道。 “这不是陆少吗?”陈锡看了陆致一眼,又看了一眼他怀里的姚宝儿,顿时不满:“这也是你的女人?” 陆致蹙眉,“也是?” “原来你和沈三小姐不是一对啊。”陈锡眼睛一亮。 陆致的脸彻底黑了下去。 如果不是他怀里还有个姚宝儿,他只怕会忍不住冲过去给陈锡一拳! “那位是姚家的千金。”沈辞对赵倩说:“看来赵老板现在没有多余的时间招待我了,既然如此我就先走了。” 赵倩一惊,忙拉住沈辞,“沈三小姐是我的贵客,今天让你看笑话了,不过我们夫妻是真心要给你赔罪,还请沈三小姐给个面子等一等。” “二位还是先处理家事……” “沈三小姐,你既然来了,还走得了吗?”陈锡忍不住开口,看着沈辞的眼神中充满了觊觎之色。 沈辞的脸顿时也冷了下来:“陈总的意思我不明白。” 赵倩狠狠的瞪了陈锡一眼,正要开口,只见陈锡笑道:“我知道沈眠也在,不过他现在正在陪着他那位未婚妻,哪有空管你这个妹妹!” 沈辞听到这话脸上的表情有瞬间的僵硬。 未婚妻……原来如此。 沈辞想的是,幸亏她刚刚没有听那个服务生的话过去找沈眠。 陈锡自从那次见过沈辞之后就觉得所有的女人都差了那么一点味道,即便他阅女无数也不得不承认沈辞太美了,还有那身段……到床上不知该如何的蚀骨销魂,他一直盘算着该怎么把沈辞弄到手,没想到今天她人送上门来,陈锡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机会! 陈锡满心满眼都只有沈辞一人,甚至想要扑过来,赵倩被他吓到了,不可置信的问他:“陈锡,你疯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