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锡一把推开挡在那边的赵倩,后者被他推了个跟头,只见陈锡红着眼盯着沈辞看。 赵倩大惊:“陈锡!” 陆致正要上前,却感觉怀里的人用力抓住了他,他眉头一蹙,低头看着怀里“晕倒”的姚宝儿。 沈辞也没想到陈锡居然如此胆大妄为,脸色一沉,看着陈锡靠近就想着管他什么项目不项目,陈锡要真敢动她,她绝对不可能任人宰割! 就在沈辞准备出手的时候听到一声高呼:“二爷!” 在场的人皆是一怔,沈辞一扭头就看到沈眠正脚步匆匆走来,他沉着脸,身后还跟着两人追了过来。 沈眠二话不说越过几人直接走到沈辞面前,拉住她就问:“谁动你了?” 沈辞低头看着沈眠紧紧抓着她的手,他掌心温度滚烫,抓的她有些疼。 “没有……” 沈眠上下打量了她一番,抿了抿唇,突然扭头,冰冷的目光从在场的几人身上一一扫过。 陈锡顿时后退了两步,不敢对上沈眠的目光。 赵倩忙站起身来,脸色也有些难看。 “沈二爷,误会……” “一次是误会,两次是误会,你想让我误会几次?”沈眠蓦的抬高音调:“我们沈家人就这么好欺负?” 沈眠沉着脸显然是发了火,沈辞距离他最近,能够感觉到他剧烈的情绪波动,她有些怔怔的看着身前的男人,本以为……他不会来的。 虽然刚刚的确有一瞬间想要和这个男人求助,但是沈辞从陈锡口中得知沈眠在陪未婚妻的时候就放弃了这个念头,她又不是软柿子随便任人揉、捏,其实她可以处理好,所以不想去打扰他和未婚妻用餐。 而且她也没有百分之百的自信他就一定会来,与其抱着期待却失望,还不如从来没有期待过。 可是他竟然来了……沈辞心神微动。 “我们夫妻二人只是想要给沈三小姐赔礼道歉,并没有其他的意思。”赵倩慌忙解释,看样子似乎对沈眠颇为忌惮的模样。 沈眠冷笑:“你没其他意思,陈总也没有吗?” 陈锡的脸顿时一白,竟是下意识脱口而出:“你不是在陪着秦家小姐吗?为什么会到这里来?” 沈眠的脸色更难看了,“原来你是以为我不会来所以才在这里欺负我妹妹?” 陈锡脸色尴尬:“不是……” “我沈眠护着的人,谁敢动?”沈眠冷着脸喝道:“我看谁敢!” 赵倩心道不好,忙上前一巴掌狠狠拍在陈锡的后脑勺上,只能转开话题:“都是你色迷心窍,非礼了姚家千金!” 陆致抱着“昏迷”的姚宝儿站在那里,他一直没有动作,也没开口说上半个字,听到赵倩这话皱起了眉头来。 他之所以没走就是要替姚宝儿收拾这个烂摊子,也没料到沈眠会突然出现。 沈辞拉了拉沈眠的衣袖,小声说道:“二哥,我累了。” 沈眠扭头看了她一眼,二话不说拉着她就走。 陈锡不甘心还想去追,被赵倩狠狠扇了一巴掌:“你想死别连累我!” 沈辞被沈眠拉走,她听到沈眠说:“给我教训陈锡一顿。” 身后如影子般的两人马上应了一声。 沈辞扭头,身后已经没有了任何人的身影,她被沈眠气呼呼的拉着走了几步,然后被他抵在了墙角。 沈辞觉察到对方躁动且不悦的心情,忙软着嗓子叫了声:“二哥?” 沈眠目光沉沉的盯着她看了一会,突然低下头凑过来就要亲她,沈辞大惊。 这里是公共场合,随时都可能会有人经过,万一有人认出了他们…… 沈辞忙推拒:“别,我们的关系,不合适!” 她赶紧提醒沈眠,两人私下如何闹都无所谓,可毕竟两人的身份在那摆着! 沈眠按着她肩膀,满身戾气消散,语气半是温柔半是诱哄:“乖,让我亲一口,把命都给你。” 沈辞怔了怔,下一秒沈眠的唇已经覆了上来。 唇齿相抵,沈眠在这种事上一向霸道,沈辞被他猛烈的吻弄得有些头晕目眩,连身体都有些发软。 “二……” “阿眠?”突然一个女人的声音远远传来,沈辞一惊,顿时清醒过来,大力推开了面前的沈眠。 沈眠有些欲求不满的皱起了眉头,但也没继续凑上前,沈辞扭过头。 一个女人走过来,她的声音中含着几分笑意:“阿眠原来你跑到这里来了,小辞也在啊,怪不得你刚刚半句话也不说就急匆匆的跑掉,我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担心死我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