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眉眼带笑,亲密的走上前挽住了沈眠的手臂,她容貌出挑,是个十足的美女。 众所周知沈家二爷有位未婚妻,两人还年少时便由家里长辈定下婚约,沈眠的未婚妻就是秦家大小姐秦蕴,一个出身于书香门第的世家千金。 沈辞见到秦蕴稍稍有些不自在,不只是因为她和沈眠的关系,她是从骨子里面不喜欢秦蕴,虽然人家并没有做过什么过分的事。 有些人天生就合不来,比如她和秦蕴。 沈眠不喜旁人的触碰,也包括秦蕴,但他到底忍着没推开对方,只问了句:“你怎么过来了?” “人家不是说了担心你嘛。”秦蕴态度亲昵,语气中带着撒娇的成分:“你们兄妹感情可真好,你看你为了妹妹把我这个未婚妻都晾在了一边。” 沈辞总觉得秦蕴是话里有话,她不接口,沈眠随口敷衍了句:“是吗?” “可不是吗,阿眠我问你啊,要是我和小辞同时掉进水里,你会先救谁?”秦蕴问完后眨巴着大眼睛无比期待的看着沈眠。 没等沈眠开口沈辞便有些不耐烦的说道:“我还有事,先走了,不打扰你们吃饭。” 秦蕴闻言叫住她:“既然来了,一起吧?” “不用了。”沈辞似笑非笑:“我就不当电灯泡了。” 她说完抬脚就走,秦蕴笑着扭头对沈眠说:“她好像不太喜欢我。” 沈眠不冷不热的回了句:“你想多了吧。” “可能是吧,幸亏你们是兄妹,不然我还以为她是吃醋了呢。”秦蕴又说道:“我问你的问题你还没回答我呢。” 沈眠迈步往另一个方向走:“救她。” 秦蕴顿时有些不高兴了:“为什么啊?对你来说她比我还重要吗?” 沈眠只道:“因为她比你好看。” 秦蕴便被他逗笑了,“因为她长得像你啊,不管怎么说你们是亲兄妹。” 沈眠没吭声,心里想的是狗屁的亲兄妹,那是他的女人,他当然要救。 …… 沈辞去和姜南他们汇合,姜南联系不上沈辞,见她久久未归十分担心,看到她的人影才终于能放下心来。 沈辞也没和姜南说她刚刚经历了什么事,大家热热闹闹的吃好了饭,结账的时候沈辞被告知沈眠已经连着他们的一起结完,她也没什么太大的反应。 倒是出门的时候遇到了陆致搂着姚宝儿走来,姚宝儿乖巧的缩在他的怀里,两人是被服务生客客气气送出来的。 沈辞全当没看到两人,姚宝儿突然从陆致怀中抬起头来,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带着仇恨与浓浓的恶毒之色。 这样的目光对于沈辞来说并不算陌生,她眼中闪过一抹嘲弄,转身大步流星的走了。 “沈辞。”姚宝儿咬牙切齿的说道:“她害我!她居然敢这样害我!我绝不会放过她!” 陆致皱着眉头说道:“陈夫人说这件事和沈辞无关,是陈锡色迷心窍……” “阿致!”姚宝儿有些不可置信的抬眼看他:“你是在替沈辞说话吗?难道你也被她迷惑了吗!” 陆致心有不耐,听到姚宝儿这话更是冷了脸,“你说什么?” 姚宝儿自知失言,马上说道:“阿致,我不是那个意思,真的是沈辞害我,她害我就是害你啊!我是想要帮你!” 陆致冷着脸不吭声,姚宝儿继续说道:“一定是因为荣华的那个项目,你还看不出来沈辞就是故意的吗?” 陆致脸色微变,姚宝儿的话算是说到了他的心坎上,对于他来说天大地大都没有生意大,沈氏的确是个强劲的对手,这个项目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们拿到! 沈辞并没有选择回沈家,而是自己一个人跑回公司去加班,沈眠在陪着秦蕴,不知道今天晚上还会不会回来,如果他不回来……那么大的家里就只有她一个人,她不喜欢这种空荡荡的感觉。 后半夜沈辞迷迷糊糊的在办公室睡着了,外面突降倾盆暴雨,雷声吵醒了她,拿起手机一看,上面有二十多个沈眠打过来的电话,她关了静音,没听见。 她盯着手机屏幕看了好一会,突然起身急匆匆的往楼下跑,跑出沈氏大楼,一推门寒风混着雨水扑面而来,远远的就看到有人执伞大步流星走来。 看着那人走近,沈辞蓦的鼻尖一酸,也不知道怎么含着几分委屈的叫了声:“二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