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眠刚走过去就看到面前女人微微发红的眼眶,他有些咬牙切齿的质问道:“你委屈什么?” 他语气不善,眉眼间充满了不耐烦,只是在看到沈辞的时候那股子烦躁才稍稍减退了几分。 “电话不接,人也不见踪影,沈辞你长能耐了啊!” 沈辞见他是真的火了,顿时放低声音:“我以为你不会回来了。” “我不回来要去哪?”沈眠冷笑:“还是说,确定我不回来你很高兴?你在打什么主意?是不是想回到他身边去?” 沈眠的语气陡然冷厉了几分:“你忘了两年前的事了吗?你还惦记着他?你不觉得自己下贱吗!” 沈辞错愕的看着沈眠,这两年两人几乎朝夕相处,她知道沈眠骨子里并不是什么风流无暇的贵公子,他这个人本就极善于隐藏自己的心思,就算是沈辞也完全摸不透这个男人,只是他鲜少会对她这般词严厉色。 “你这是什么意思?” 沈眠冷着脸说道:“两年前,是我救了你。” 沈辞咬唇:“这件事不需要你来提醒我。” “从那天开始,你的一切都是属于我的。”沈眠突然靠近,上前一把将沈辞抱进怀里,他力气很大,弄疼了沈辞。 “你的脸、你的身体,你的心……都是我的。”沈眠用力圈着沈辞,一字一句的说道:“除非我死了,否则你这一生一世都属于我。” 沈辞听到他低声叫着:“陆南溪……” 她下意识打了个冷战,明明两个人之间靠的这样近,彼此身上的热度相互交融,沈眠替她遮去了狂风暴雨,可沈辞还是觉得冷。 这个名字已经太久没人叫过了,当年那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陆家千金早就已经死在了一场大火中。 沈辞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两年前那场大火毁了她的脸,是沈眠花了许多精力帮她找了最顶尖的医生治疗,她脸上动过无数刀,身体上也是。 “不要这么叫我。”沈辞伸手推他。 不过托他的福,她好像总算清醒了点,沈眠说得对,她委屈什么? 沈眠有未婚妻是她早就知道的事,她和沈眠之间说到底不过就是一场交易,她奉上自己的身体,换来他以沈氏为基石助她报仇,兄妹之情没多少,男女之情就更不可能了。 前有陆致那个混蛋大渣男为例,更别说沈眠还有未婚妻。 沈辞想到这里突然抬头对沈眠绽开一抹笑容,她伸手摇了下他的手臂,带着撒娇与讨好的味道:“二哥,是我任性了,以后不会了。” 她突然的转变让沈眠挑了下眉,还没等他说什么,沈辞就拉着他说道:“二哥,我们回家吧。” 她想就这样忽近忽远的关系才最适合他们。 …… 姜南电话打过来的时候沈辞迷迷糊糊的还没清醒,昨天她和沈眠回来的本来就晚,他又拉着她毫不顾忌的放纵了一场,导致她根本爬不起来,沈眠倒是一脸餍足的走了。 “经理,你上微博热搜了!”姜南兴奋的和沈辞汇报。 沈辞有点懵:“啥?” “我昨天把你穿旗袍的样子拍下来上传到我微博上了,本来就是随便一发……没想到我今天一看微博瞬间涨粉十几万不说,那照片还硬生生的被砸到热搜上去了,甚至还人肉到你是沈氏的三小姐……” 姜南咂舌:“经理,你火了!” 沈辞清醒过来,打开微博去看,一进去就看到接连几个热搜居然都是她,她的照片还被推到主页上去了。 评论转发已经破百万,沈辞大概看了看,无外乎是说她漂亮犹如仙女下凡,还有就是说她作为豪门千金是个正宗白富美太让人羡慕。 不过说酸话的人也有,什么肯定整容了、狐狸精之类的字眼。 姜南原本是发了两张照片,一张是她穿旗袍的照片,另一张是姚宝儿穿旗袍的照片,虽然大部分注意力都在她身上,可还是有不少人提到了姚宝儿,至于说了什么……反正总不会是什么太友好的话。 这事沈辞也没太放在心上,现在网络这么发达,上个热搜不算什么大事,反正热度散了就没什么了,所以她压根就没去管,可没想到会闹出了事。 一条爆料沈家三小姐的长篇微博横空出世,将沈辞推上了风口浪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