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氏夫妻上门的时候沈辞正陪着沈眠一起下棋,这人兴致勃勃的拉着她,沈辞下不过他,正偷偷耍赖,结果被抓了个现行,看着对方好整以暇的神色干脆理直气壮的赖皮。 陈氏夫妻前两次上门都被沈眠直接拒之门外,沈辞原以为这次他也会让人打发走,没想到他出乎意料的让人把陈锡和赵倩迎了进来。 沈辞问他:“我要不要回避一下?” 沈辞是觉得她和陈锡之间闹得不怎么愉快,沈眠却一脸无所谓:“这是你家,你还怕他不成?” 于是沈辞淡定了,看着陈氏夫妻两人走进来,只不过陈锡拄着拐杖,走路的姿势十分别扭,整个人看上去也说不出的狼狈,眉眼间皆是疲态。 沈辞有点惊讶却没表现出来,坐到沈眠身边一言不发。 陈锡看到沈眠脸色变了又变,还忍不住瑟缩了一下,更是连半个眼神都没敢往沈辞身上瞟。 赵倩客客气气的叫了声二爷,又去和沈辞打招呼,她的脸色并不比陈锡好多少。 “坐吧。”沈眠整个人陷进柔软的沙发里,看上去说不出的随意。 赵倩扶着行动有些不方便的陈锡坐下,陈锡当即开口说道:“二爷我错了,希望您高抬贵手放过我吧。” 陈锡的态度前后转变极大,沈眠扯了扯嘴角,不紧不慢的开口说道:“陈总这话我就听不懂了。” 陈锡的脸色发青,“那个空调的项目的确是我负责,但既然说了是公开招标,盯上这个项目的集团不少,就算我私心想要把项目给沈氏,也要沈氏确实有这个本事拿到才行。” 沈眠啧啧了两声,没接陈锡的话。 陈锡便有些急了,又说道:“我可以给二爷引荐负责这个项目的所有人,尽我所能帮助沈氏拿下这个项目,这样总可以了吧!” “陈总,你是不是有件事还没搞清楚?”沈眠这才说道:“我没想跟你谈公事。” 陈锡皱眉,似乎不是很能理解沈眠的意思。 “就如同陈总当初约我妹妹去你的私人俱乐部,不也不是为了公事吗?” 沈眠说到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陈锡的脸一下子就黑了。 赵倩更是恨恨的瞪了陈锡一眼,然后转向沈辞说道:“三小姐,说是赔罪,结果迟了这么久,我老公年纪大了,头脑也不是很清楚,得罪之处不敢说一笔勾销,不过二爷既然已经出手惩罚了他,他是真的长记性了,就请您高抬贵手吧。” 沈辞闻言下意识的先看向沈眠,后者脸上没什么太多的表情。 赵倩见沈辞没反应,拽了身边的陈锡一把,眼中写满了警告之意。 陈锡心不甘情不愿的低头说道:“沈三小姐,之前多有得罪,是我糊涂了。” 陈锡之前态度嚣张狂傲,仗着身后的荣华也仗着那个项目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现在倒是服了软,沈辞忍不住猜沈眠到底对陈锡做了什么。 陈氏夫妻并没有在沈家多呆,准确来说是没说几句话沈眠就赶人了,夫妻两人讪讪离开,还没出门赵倩就咬牙切齿的骂陈锡:“我看你是好日子过的太舒服,非要作死,早就告诉你他们姓沈的不好惹,现在可好了,我看你怎么收场!” 陈锡最近过的很惨,被人接连找茬,工作上不顺心,还莫名其妙被人揍了两回,心气儿本来就不顺,现在被赵倩一说,顿时不爽到了极点。 夫妻两人当下拌起嘴来,一名侍从端着茶从两人身边走过,差点把茶泼到赵倩身上去。 赵倩当即喝道:“你没长眼睛啊!” 侍从慌了,忙说道:“都是我不好,对不起这位夫人,请您不要生气。” 陈锡抬头看到对面眉清目秀的男生顿时愣住了,“你……” 侍从慌张鞠了一躬,像是怕被责骂,快步跑走了。 陈锡哎了一声,想要追上去,但他腿脚不方便,眼睁睁的看着人从他面前消失。 赵倩见此冷笑道:“怎么,你现在不光玩女人,还喜欢玩男人了?” 陈锡闻言脸色更是难看:“你胡说八道什么?” “你自己什么德行自己不清楚吗?” 夫妻两人之间相处的十分不愉快,骂骂咧咧的走远了。 沈眠和沈辞站在楼上窗边看着陈氏夫妻两人走远,沈辞问:“你到底对陈锡做了什么?” “他们冤枉我就算了,你还不了解我吗?”沈眠轻叹:“我可什么都没做。” 沈辞撇了撇嘴,半个字都不会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