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组最近把精力都放在荣华空调的公开招标上,沈辞更是亲自把关,等她好不容易松口气的时候才发现沈眠最近也忙的几乎见不到人影。 偌大的沈氏全靠沈眠一人撑起,做生意根本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沈辞这边正想着沈眠也是蛮辛苦的,后脚姜南就来和她汇报:“二爷最近不在公司,有几分文件需要签,他说请经理代劳。” 沈辞挑眉,“他不在公司干什么去了?” “荣华的陈总请二爷去打高尔夫,昨天齐总请二爷泡温泉,前天楚总邀请二爷去参加他第三十二任女友的生日宴会……” “……”沈辞越听脸越黑。 姜南抬头看了眼沈辞的脸色,询问道:“还继续说吗?” “你就说他没干正事就行了。”沈辞气结,又想到什么,问姜南:“你刚刚说,荣华的陈总?” 姜南点头:“是的,这几天他约了二爷好多次。” 沈辞皱眉,这件事她怎么没听沈眠说啊? “经理,我觉得有点不太对劲啊。”姜南小心翼翼的说出自己的见解:“外面都知道我们投了标,荣华为了避嫌在这个时候拒绝和任何集团有所往来,之前我也被拒之门外,可怎么突然荣华的陈总就要约二爷了?而且还这么热络……会不会……” 姜南话没说完,有些纠结的看着沈辞。 “会不会什么?” “那个……荣华的陈总可是个大色、狼,之前还对经理您虎视眈眈。”姜南说的支支吾吾:“难道他……觊觎您没成,转而看上二爷了?” 沈辞听到这话一口水差点没直接喷出来,她瞪大双眼看着姜南,半晌笑了。 姜南有点尴尬:“经理?” “你是说陈锡看上了二哥,所以才约他出去?” 姜南也觉得荒谬,但还是忍不住小声解释了句:“二爷长得好看嘛。” 沈辞便毫不客气的笑了出来,等晚上回家看到沈眠和他面对面吃饭的时候想到这些事没忍住一口饭喷到了对面人的脸上。 沈眠:“……”他凉凉的眼神瞟了过来。 “抱歉啊。”沈辞赶紧拿纸巾帮他擦去脸上的饭粒。 她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双眸中流光溢彩,沈眠难得看到她这样忍俊不禁的模样,都不觉得脸上的饭粒脏了,随口问她:“什么事这么开心?” 沈辞当然不能把姜南的话告诉沈眠,她清了清嗓子,反问他:“听说陈锡约你了?” 从沈辞口中听到别人的名字,沈眠顿时就没什么兴致了,随便嗯了一声。 沈辞追问:“他为什么突然约你?” “可能有受虐倾向吧。” 沈辞:“……你好好说话。” 沈眠瞥了她一眼,“你很想知道?” 沈辞忙点头,她想知道啊!想知道陈锡是不是真的看上沈眠了! “我偏不告诉你。”沈眠身体往后一靠,说的十分理直气壮。 沈辞瞪他:“喂!” “你贿赂我啊。”沈眠依旧理直气壮:“让我高兴了,我就告诉你。” 话音刚落,沈辞突然被人横抱起来,她惊呼一声,挣扎:“不吃饭了吗?” “吃什么。”那人已经开始不规矩的动手动脚,“那些吃的哪有你秀色可餐。” 最后的结果是沈辞筋疲力竭。 喂饱了那人,可沈二爷并没有告诉他陈锡约他到底是为了什么事。 沈辞忍不住骂:“果然是个奸商。” 虽然没有在沈眠口中得到想要的答案,但赵倩突然找上沈辞,也算是帮她解了疑惑。 沈辞看到赵倩还是有些惊讶的,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对方说:“沈三小姐,你们沈氏想要什么,我都全部奉上,只要你们肯放人。” 沈辞被赵倩的话弄得云里雾里,“赵总你在说什么?” “陈锡的私生子,只要你把他给我,你让我做什么我都帮你做。” 沈辞震惊:“什么私生子?” 见她表情不像作假,赵倩皱眉,“你不知道?陈锡的私生子在你们沈家做事!” “……”她真的不知道。 “赵总,能不能请你详细说明一下?” 赵倩苦笑:“我也是才知道这件事,既然话都说到这里了,那我就和沈三小姐直说,我和陈锡结婚二十多年来都没有孩子,想过许多办法,可就是不行,去医院检查我们两个人都没有那方面的疾病。陈锡在外面女人不少,却也没有能怀上的,那天在沈家有名侍从差点撞到我,是陈锡发现那人长得和年轻时的他一模一样,这一查下去……原来这个人竟是陈锡的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