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辞突然吃了好大一口瓜,她微微睁大双眸看着赵倩。 赵倩苦笑:“都说家丑不可外扬,我今天是真厚着脸皮过来,我长这么大从未求过谁什么事,可我现在就在这里请求三小姐把人给我吧。” 赵倩说的低声下气,沈辞忍不住问:“既然是陈总的私生子,赵总你要人是为了什么?” “陈锡这些年在外面风流说到底就是想要个儿子,我生不出来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他去,他都这个年纪了,再加上这些年荒、淫无度,身体已经亏空的差不多,我查过了,这个人是陈锡的种,而且听说他亲妈生下他就把他扔到了孤儿院,可想而知也是不想要他,既然有现成的儿子在,又没有其他女人,陈锡是一定要认他的,那我就是这个孩子的妈。” 沈辞想赵倩今天来大概就是想要摊牌,不然不可能说的这样直白,她心思飞转,只说道:“这事我也做不了主,沈家都是我二哥当家的。” “可二爷是你哥哥!我见不到二爷,只能求三小姐在二爷面前说说……” 沈辞只好说道:“我帮你问问二哥。” 赵倩连忙感谢,沈辞看了看时间,客气的邀请赵倩一起吃午饭,赵倩只说还有事要忙,沈辞也没坚持,让姜南把人送走了。 姜南出去一趟再回来就一副神秘兮兮的模样,还没等沈辞问她就凑过来八卦的说道:“经理,我看到二爷未婚妻领着个女人来了。” 沈辞愣了一下,秦蕴来了? 她本来想去找沈眠问问关于陈锡私生子的事,现在……算了吧,反正也不着急。 距离公开招标没几天时间了,沈辞去询问了一下标书的进度,报价那里出了点小问题,沈辞要亲自去和沈眠沟通一下才行,没办法她只好硬着头皮去了沈眠办公室。 路上她遇到了沈眠的助理,他端着三杯咖啡恭恭敬敬的和沈辞打招呼,沈辞看了一眼咖啡,看这样子秦蕴是还没走吧。 她认命的跟在助理身后,进门就听到秦蕴在说:“我看她人聪明又机灵,还那样可怜,就想来问问你有没有她能做的什么事,你别看她这样,学东西可快了。” 沈眠的指尖在桌面上轻轻敲击,漫不经心的抬眼,正要开口就看到助理端上咖啡,沈辞不紧不慢的走了过来。 他到了嘴边的话顿了顿,只问沈辞:“有什么事?” 秦蕴看到沈辞笑着打招呼:“小姑子来了。” 沈辞没接秦蕴的话,她的称呼让她很不喜欢。 “有点公事想要和你谈。”沈辞只说道:“如果你没时间的话,我过会儿再来。” 沈眠没说话,秦蕴又笑着说了句:“看来是我打扰你们了。” 沈眠说:“不急,一会一起吃饭。” “不了。” 秦蕴又说:“小姑子不愿意和我们一起吃饭吗?难道是交男朋友了?是哪家的青年才俊呀?” 沈辞这才看向秦蕴,心平气和的说道:“没有。” 秦蕴微微耸肩,显然是不相信沈辞的说辞。 办公室里助理放下咖啡早就退了出去,除了沈眠和秦蕴之外还有一个女人站在那,从始至终一言未发,她长发及腰,低着头完全看不清她的容貌,安静的仿佛不存在。 沈辞不愿搭理秦蕴,也不想看沈眠,所以视线很自然的落在了低眉顺眼的女人身上。 恰在此时,女人若有觉察的抬起了头来,沈辞和其目光相撞,她的脸色突然刷的一下就变了。 秦蕴正在和沈眠说:“对了,差点忘记说了,她叫顾念,念念不忘的那个念,她可不是一般人,说起来也算是正儿八经的豪门千金,北城顾家的表小姐。” “哦?”沈眠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的模样,“顾家?” “S市位于顶点的四大家族,东城姚家、西城陆家、南城沈家、北城顾家。”秦蕴温言软语的说着:“只是三年前顾家没落,萧家顶替,如今提起四大家族皆知北城萧家,有人说顾家流落其他城市,也有人说顾家的人不堪受辱都死了。” 沈眠好像有点兴趣,他突然看向沈辞,轻飘飘的说了句:“我记得顾家的那位少爷,好像和陆家的千金还有点关系?” “陆家千金陆南溪吗?”秦蕴笑笑:“是啊,陆家的老爷子和顾家的老爷子是生死之交,早就给孙辈定下婚约。” 她说完上前挽住沈眠的手臂,亲昵的说道:“就像我们一样。” 沈眠无动于衷,目光穿过面前的秦蕴,直勾勾的落在沈辞身上。 她的脸色惨白,怕被人觉察到,忙扭过头慌乱的遮掩。 顾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