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辞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她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一场很长的梦,清醒过来的时候浑身都疼。 她从床上坐起来,撩开袖子看到手臂上暧昧的痕迹,咬着牙支撑下床。房间的门被人从外面小心翼翼的推开,姜南探头:“经理,你好点了吗?” 沈辞赶紧把衣袖放下来,哑着嗓子说道:“没事,你怎么会在这?” 姜南赶紧进来给沈辞倒水,还不忘和她解释:“是二爷说你身体不舒服,让我过来照顾你。” 她见沈辞脸色不好,指了指沈辞的小腹问道:“经理,你是不是痛经啊?” 沈辞:“……” “我弄了点红糖水,因为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醒,所以一直在注意不让它凉了,是我端下来给你还是你下去喝啊?” 姜南满脸的诚恳和关切,沈辞有点哭笑不得,她根本不是……算了。 “我下去喝。”沈辞忍不住问姜南:“二哥呢?” “二爷?二爷回沈氏了啊,他说要是经理觉得不舒服就不要去公司了,报价的事他会搞定。”姜南说完忍不住补充了句:“经理,二爷对你可真好,哎,我也好想有个哥哥啊。” 沈辞无言,她和沈眠的关系…… “姜南,有件事你帮我留意一下。”沈辞想到什么,忙对姜南说道:“秦蕴带了个女人来沈氏,听那意思是想要二哥把她留在沈氏,你帮我注意一下这个人,有什么消息都要告诉我。” 难得见沈辞这样郑重,姜南严肃的回应道:“好的经理,我知道了。” 沈辞确实觉得不太舒服,沈眠要的太狠,她身体竟有些撑不住,干脆也就没有去公司,姜南也留在沈家陪她。 晚一些时候姜南对沈辞说:“二爷确实留了个女人在身边,说是二爷的……私人助理。” 沈辞脸上的表情顿时僵住,她变了脸色,站起身来就要往外走。 姜南一惊,忙追上去:“经理你要干什么?” “我要去沈氏。”沈辞有点烦躁:“我要见沈眠。” 姜南愣住了,大概是第一次听到沈辞直呼这个名字,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沈辞已经出了门,她赶紧跟上去。 沈眠弄了个私人助理的事很快就传遍了整个沈氏,据说是个年轻漂亮的女人,还是私人助理……这职位未免太容易引人遐想了! 沈辞直接去了沈眠办公室,但扑了个空,沈眠在开会,沈辞内心烦躁,跑到会议室门外去等。 没一会她就看到顾念走来,她换了身职业装,长发梳理的很柔顺,还画上了淡妆,和上午比起来整个人看上去气色好了很多。 沈辞直勾勾的盯着她看。 顾念觉察到有人在看自己,她一抬头正好对上沈辞的目光,愣了一下。 她知道沈辞是沈家的三小姐,也是沈氏的人力资源总监与项目经理,在沈氏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 “三小姐好。”顾念避开对方的目光,礼貌的打了个招呼。 沈辞深吸一口气,朝着顾念走了过去。 她沉着脸,这两年来跟着沈眠耳濡目染,周身气息有些霸道强势,靠过来的时候压得顾念下意识呼吸放轻。 顾念在想,总有一天她也要成为这样的人。 “谁让你在这里的?”沈辞语气不悦,仔细去听不难发现她语气中压抑的愤怒。 顾念抬头看她,心下也有几分不满,但还是解释道:“是二爷……” “离开沈氏。”沈辞直接打断了顾念的话。 顾念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有些难看:“我不。” “我知道你想做什么。”沈辞说:“我可以给你一笔钱,让你安稳的过下半辈子,你离开沈氏,离开S市。” “三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顾念火了:“你在打发叫花子吗?是二爷允许我留在沈氏的!你没有权利赶我走!” “我是沈氏的人力资源总监,沈氏所有的人事变动都要经过我才行。”沈辞坚持说道:“我让你走!” “就算你职位再大也大不过二爷……” 顾念的话还没说完,会议室的门突然被人从里面推开,大概是她们的声音太吵,沈眠站在门口,面色不悦:“吵什么?” 他看到沈辞马上皱起了眉头来,又问了句:“你怎么来了?” 沈辞上前一步,“我有事要和你说。” “我在开会,如果是报价……” “不是公事!”沈辞打断他的话:“是私事。” 看着她有些发白的脸色,沈眠眸中闪过一抹暗光,唇抿的很紧,显然心情也不怎么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