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西下,落地窗前,沈眠背着双手,幽深的眸落在面前的沈辞身上。 “做了这么久的生意,我第一次中途停止会议,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他的嗓音有点哑,有愤怒也有不满。 他觉得他对沈辞有些过分纵容,导致她现在无法无天,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让他生气的是即便如此他还是纵了她! “你到底有什么私事要和我说?” 沈辞这一天只觉得身心俱疲,从见到顾念开始的震惊与慌乱,再到洗手间里她和沈眠的荒唐,以及知道顾念留在沈氏的愤怒,她已然有些撑不住了。 “放过顾念。”沈辞哑着嗓子说道:“她还是个孩子。” 沈眠蹙眉,“你什么意思?” “她和我不一样。”沈辞接着说道:“她是生长在象牙塔里的公主,她还很干净,她经历了家庭变故,她很可怜,你放过她吧。” 沈眠一听这话还有什么不明白的,顿时就被气笑了,“她是公主?难道你不是吗?她很干净,你和她不一样?怎么,当我的女人很脏吗?” 沈辞不想解释什么,她只对沈眠说:“只要你肯放过她,让我怎么样都行,我下辈子给你当奴隶都无所谓,只要你不动她。” 沈眠大怒。 “陆南溪!”他气的差点没控制住上去掐死她! 曾经风光无限的陆家千金,真真正正被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她是何等的骄傲,成为沈辞之后沈眠更是给了她一切,她就应该是娇纵的!从前是公主,现在是女王,她根本不需要如此卑微的恳求什么!更不应该低声下气! “什么样都行?”沈眠强忍怒气,冷笑道:“可我看不到你的诚意。” 沈辞对上他的目光,她用力抿了抿唇,然后毫不犹豫的伸手去脱衣服。 沈眠瞳孔紧缩,他看到沈辞手臂上和肩膀上的暧昧痕迹,他那个时候发了狠,肯定弄疼了她,留下的痕迹看上去有些可怕。 “够了!”沈眠上前一把按住她的手,阻止她的动作。 沈辞有些不解的看着他。 “我没打算碰她。”沈眠眼中翻滚着滔天的怒火,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居然还能生生忍下和她解释:“我知道她跟你不一样,你以为让她走就是在保护她吗?她不过就是一个女人而已,离开S市又能如何?况且她现在一心都只想往上爬,沈氏这条路行不通她还会想别的路,这种心情你应该最了解!” 沈辞闻言有些错愕,但她不傻,很快就明白了沈眠的意思,她只怕顾念会成为第二个她,反正她会报复陆致,结果一样,何必还让她手染鲜血呢? 而且……她是顾无澜的表妹,出于对顾家做过的一切,沈辞就算搭上一切都会保下顾念。 她冷静下来,觉得沈眠说的很有道理,与其让满心仇恨的顾念离开,还不如放在眼皮子底下看着。 “是我眼皮子浅薄了。”沈辞闹了一场,有些涩然,“抱歉。” 沈眠收回手,冷着脸说道:“明白了就回家去。” 沈辞见沈眠真的很生气,有些讪讪的看着他,想要哄一哄却又有点无措。 沈眠干脆扭过头不理她,沈辞忍不住又问了句:“可你为什么要帮她?” 沈眠不答反问:“你为什么想帮她?” “……” 沈眠哼了一声:“觉得对不起顾家,对不起顾无澜?” 沈辞沉默,即为默认。 沈眠也不吭声了。 沈辞便又问:“你呢?” 好一会后沈眠才说了句:“她是秦蕴带来的人。” 沈辞顿悟,原来是因为秦蕴啊……也对,秦蕴毕竟是他的未婚妻,既然她都开口了,沈眠总不好直接赶人走。 外界传言,沈家二少爷与未婚妻从小青梅竹马,两人感情甚笃。 青梅竹马,多讽刺。 秦蕴对沈眠的心思从不遮掩,沈辞觉得沈眠应该也是喜欢秦蕴的吧。 原来如此,幸亏她问了,不然差点就误会了……误会是因为她的关系沈眠才会留下顾念。 不过幸好解释清楚了,免得她自作多情。 沈辞这么想着,只不明白沈眠既然喜欢秦蕴,又为什么当初要和她做那种交易,至今两人还如此暧昧不清,他到底在想什么呢? 但这些话,她始终没有勇气问出口。 她暗讽自己:陆南溪,你也不过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