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念留在沈氏,沈辞几乎每天都能看到她,因为她跟在沈眠身边。 沈眠问她要不要自己带着顾念,沈辞动过这个心思,但一看到姜南委屈巴巴的眼神,还是没开口把顾念要过来。 而且顾念对她颇有敌意,可能是因为之前她想要赶她走,沈辞对此也没解释什么,只是几次到了嘴边的话始终没有勇气问出口。 她想问顾念顾家倒了之后其他人都怎么样了,但这话由她这个“罪魁祸首”问出来实在讽刺,虽然她现在只是沈辞。 马上就到了荣华公开招标的日子,沈辞把做好的标书给沈眠看,沈眠很满意。 “明天我让姜南和谢源一起去招标现场。”沈辞顿了顿,忍不住问沈眠:“陈锡那边……” 沈眠懒洋洋的瞥了她一眼,知道她想问什么,却不着急,顺着问:“陈锡怎么了?” “陈锡的私生子是怎么回事?”沈辞直接问道:“这个标我们能中吗?” “那就要看我们的报价能不能令荣华满意。”沈眠像是一点都不在意的样子,漫不经心的说道:“以及陈锡能为自己儿子做到什么地步。” “他还真有私生子啊?”沈辞咂舌:“赵倩来找我的时候我还觉得惊讶,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 沈辞说完看向沈眠,她突然想到了什么,惊呼了一声,惹的沈眠看过来,沈辞问:“难道你早就知道?” “我知道什么啊?”沈眠老神在在:“别说的好像我什么都能未卜先知一样,我又不是神仙。” 听到他这话沈辞几乎可以肯定他一定是知道,所以他知道沈家的侍从是陈锡的私生子?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知道的?赵倩说这人从小就被扔到了孤儿院,是沈眠把他带到沈家,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无论如何有这一层关系在,陈锡肯定会偏向沈氏,而以陈锡在荣华的地位……这么说来这个标百分之八十已经是沈氏的了。 虽然还没有尘埃落定,但沈辞心里有了些底气,今天就让项目部的众人早早下了班。 但沈辞没想到还是出了事,她半夜接到姜南电话就有些不安,手机那边传来姜南慌乱的哭声:“经理,谢源出事了!” 沈辞顿时毫无睡意,连忙询问:“出什么事了?” “谢源在京郊出了车祸,现在人被送到医院去了,他一个人独居,联系不上家人,我是他通话记录第一位,医院就联系了我,经理怎么办啊?” 沈辞赶紧询问在哪家医院,使劲去推身边的沈眠,沈眠起床气很大,沈辞手忙脚乱的去穿衣服。 沈眠开车带着沈辞一起赶往医院,谢源已经被推进了手术室。 姜南在手术室门口和医生发生了争执,看到沈辞和沈眠差点哭出来。 “怎么了?” “你们谁是谢源的家属?”医生问:“手术需要家属签字。” 沈辞正要开口,沈眠先一步说道:“我是。” 医生有些怀疑:“你是他什么人?” 沈眠面不改色的说道:“我是他爸。” 医生瞪眼:“这么年轻?” “我老婆未婚先孕,你有意见?”沈眠面露不悦。 医生无话可说,让沈眠签了字。 谢源的腿有两处骨折,血流的多了些,但好在没有生命危险,沈辞和姜南在医院忙活了半夜,直到天亮姜南才反应过来:“经理,谢源出了事,今天的招标要怎么办?” 沈辞心底咯噔一声,“标书呢?” “在谢源那里……” 沈辞下意识看向沈眠。 谢源刚刚做完手术人还没醒过来,他肯定是没办法参加今天荣华的公开招标,而最重要的标书又在他手上。 “现在重新做标书已经来不及了。” 沈眠想了想,对沈辞说:“把报价打出来,你亲自去一趟。” 沈辞皱眉:“这样能行吗?” “别忘了,我们还有底牌。” 沈辞顿悟:“陈锡!” 沈眠点了点头,“谢源这边交给我。” 沈辞只好带着姜南一起去了招标现场,好在她们并没有迟到,只是多少有些狼狈。 沈辞去补妆,从洗手间出来却和陆致打了个照面。 陆致今天西装革履,显然也是极为重视今天的招标,他看到沈辞似乎有些惊讶,大概没想到沈辞会亲自来参加招标。 沈辞看了他一眼,也不搭理,直接从他身边走过。 陆致脸上的神色顿时一僵,冷冷的哼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