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公开招标的一共有八家企业,清一色的男人,所以沈辞的出现就显得和周围的一切格格不入,男人们的目光都忍不住落在她身上。 姜南还是第一次参加这种正式的招标,站在沈辞身后多少有些忐忑和不安,但又忍不住好奇的四下打量。 沈辞看到陆致和一个男人站在一起,肩膀突然被人从后面拍了一下:“呦。” 沈辞扭头,看到来人有点诧异:“楚少?” 楚少泽眯起眼睛笑了,他天生就长着一张招惹桃花的脸,换女朋友的速度比换衣服的速度还要快。 “这么无聊的招标,沈二还让你来,未免也太不体贴了吧?”楚少泽摸着下巴啧啧了两声说道:“要不你别当他妹妹,来当我妹妹好了,我就缺一个和你一样貌美如花的妹妹。” 沈辞哭笑不得:“楚少你别开这种玩笑。” 楚少泽耸了耸肩,满脸的无趣,他和沈眠是好友,也是S市出了名的纨绔子弟,所以在这里见到他沈辞不免有些惊讶,虽然她知道楚氏也参与了这次招标,但没想到楚少泽会亲自来。 “楚少怎么会有兴趣来这里?”沈辞忍不住问了出来。 “还不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楚少泽有点不满,见沈辞面露疑惑,叹了口气:“还不是你那个好哥哥,怕你吃亏,让我来帮你压场子。” 沈辞惊讶:“我二哥让你来的?” “他怕有人觊觎你的美色,让我来帮你赶桃花。”楚少泽更是不满:“你说你又不是什么小孩子,谈恋爱有什么的啊,他这么护着你,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想吃独食呢。” 楚少泽只是随口开句玩笑,沈辞脸上的表情僵了一下,忙说道:“你别开这种玩笑。” 楚少泽平日里说浑话说惯了,也没过脑子,便解释了句:“我跟你闹着玩呢,妹妹你可别往心里去啊。” 沈辞皮笑肉不笑:“好说。” 楚少泽便不敢再随便闹沈辞了,谁让她背后是沈二那只老狐狸呢。 招标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沈辞没有标书,只递了张含着具体报价的纸过去,标书都是当场开封,沈辞这举动顿时让所有人都懵了。 荣华那边的一众高层更是莫名所以,有人怒声质问:“你们沈氏连标书都没做就敢来参加招标?” 坐在最上位的陈锡咳了两声,露出了头疼的表情来。 沈辞丝毫不慌,开口说道:“标书做了,但很遗憾的是我今天没办法拿到现场来。” “为什么?” 沈辞继续说道:“原本来参加招标的人不是我,那人出了车祸,现在人还在医院抢救,标书被血染透了,实在拿不过来。” 周围一片嘘声,同样来参加招标的某集团人员说道:“没有标书就没有参加招标的资格!” 沈辞看了那人一样,马上又有一人附和道:“就是,这标书做的如何可是最重要的一个打分环节,既然沈氏这边没有标书,就和弃权放弃没什么区别了。” 楚少泽冷笑:“我看你们是怕竞争不过沈氏吧,区区一个标书而已,最重要的不还是报价?其他的一切资料沈氏那边可以过后补给,人家都解释了事出有因,你们两个大男人针对人家干嘛?丢不丢人啊?” 被楚少泽说的两个男人脸色顿时有些难看,生意场上嘛,能少一个竞争对手是一个。 荣华那边的人也觉得不妥,但还是要去请示陈锡:“陈总您看?” 陈锡没敢看沈辞,摆出一副公事公办的表情来,“报价最重要,还是要我们开会决定,各位就请先回去等结果吧,到时候我们会公示出来。” 他的态度有些模棱两可,没有说沈氏是不是已经被直接淘汰。 沈辞和楚少泽闻言便站起来准备离开,却听见有人突然阴阳怪气的说道:“连标书都没有参加什么招标啊,陈总这莫不是你的老情人吧?不然你怎么都舍不得夺了沈氏的参加资格?” 楚少泽听到这话顿时就火了,瞪着说话的人就骂:“姚子龙你有毛病吧,思想这么龌龊,赶紧洗洗你脑袋里面的脏东西去!” 说话的人正是姚家的大少爷姚子龙,他此刻就坐在陆致身边,一脸的不屑。 沈辞冷冷的看了姚子龙一眼,陆致却突然朝她看来,两人目光有半秒的相撞。 陆致满脸的孤傲冷漠,虽然只是一瞬间,沈辞还是在他眼底捕捉到了那抹嘲讽与轻视。 沈辞动了动嘴角,只有陆致这个方向能够看出她说了什么,陆致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他分明读懂了她的唇语,她只说了三个字:“狗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