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是沈辞拦着,楚少泽差点就跟姚子龙打起来。 姚子龙作为姚家的大少爷一向目中无人,楚少泽也不是好惹的,两人一言不合就要大打出手,陆致不知道和姚子龙说了什么,后者瞬间就怂了,竟有点讨好陆致的意思。 “你不用搭理那群人,他们就是羡慕嫉妒,招标之前传出了点闲言碎语,说什么沈氏为了讨好陈锡送了女人过去,这项目估计是要落到沈氏手里。”楚少泽跟在沈辞身边说着话,那模样生怕沈辞受了什么委屈不开心,回去一和沈眠说,沈眠不得找他算账? “以沈氏的背景,沈二的手段,拿到这项目有什么好奇怪的?”楚少泽心里暗道:从小到大凡是沈眠看上的,什么得不到啊? 沈辞被楚少泽逗笑了,“我猜那个女人说的就是我吧,你直接说我也不会生气。” 楚少泽没想到沈辞这么直白戳破,有点尴尬的笑了笑,“妹妹你这样就不可爱了啊。” 沈辞笑而不语,那些个流言蜚语她又不是不知道,沈眠虽然压下去了一些,但有心人故意散播,怎么可能清除彻底? 楚少泽原本是想要亲自送沈辞回去,可他一出来就接了个电话,面露为难之色,虽然压低声音,但沈辞还是隐约听到了他哄人的声音,沈辞叹气,对楚少泽说:“我和我秘书一起回去,楚少请自便吧。” 楚少泽闻言看了沈辞一眼,想着反正招标都结束了又不会出什么事,而且沈辞也不是自己一个人,便也放心的走了。 “妹妹你别和沈二说啊,回头哥哥我请你吃饭。”楚少泽对着沈辞抛了个媚眼就闪人了。 沈辞哭笑不得,让姜南去把车开过来,自己就站在原地等,顺便还给沈眠发了条微信,告诉他招标已经结束还算顺利的事,然后又问了问他谢源的情况。 还没等到沈眠的回复,突然身后有人叫她:“沈三小姐。” 并不陌生的声音,沈辞头都没回也知道来人是谁。 脚步声渐渐走近,陆致又叫了声:“沈三小姐,你是什么意思?” 沈辞收了手机,这才看了他一眼,“陆少又是什么意思?” 陆致质问道:“你刚刚为什么要骂我?” 沈辞便露出惊讶的表情来:“骂你?我何时骂你了?我骂你什么了?” “刚刚在招标现场我看到你用唇语骂我。”至于骂了什么陆致实在说不出口。 “有吗?”沈辞只道:“陆少误会了吧,还唇语,说的我好像有多大本事一样,再说了,我为什么要骂陆少啊?” 沈辞满脸坦荡,陆致蹙眉,他刚刚明明就看到沈辞用奚落的眼神骂了他一句,可对方竟然半点心虚都没有,那模样仿佛真是他误会了一般。 陆致觉得莫名其妙,仔细想想沈辞好像也没有一定要骂他的理由,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觉得沈辞看他的眼神带着警惕和敌意,陆氏现在最大的竞争对手就是沈氏,从这点来说沈辞对他有敌意也算正常,但陆致就是觉得哪里不对劲。 他到底忽视了什么呢? 这么想着陆致忍不住深深的凝视着沈辞,他的目光有点尖锐,让沈辞十分不喜。 这种过于直白的眼神,像是想要把她整个人都看透,尤其这个人还是陆致,沈辞内心作呕,自然也不会给他什么好脸色。 “看来陆少很闲,专程过来就是为了问我这么无聊的事吗?”沈辞打断了陆致的沉思。 陆致抿了抿唇,沉默了一会才说道:“沈三小姐误会了。” 他也不多纠缠,让开身体,只是打量的目光深深浅浅的落在沈辞身上,像是要在她身上看出个洞来。 沈辞远远看到姜南把车开过来,撇下陆致就小跑过去,那车距离沈辞越来越近,沈辞只想离陆致远点,压根没仔细注意,到了很近的地方那辆车突然加速。 方向直朝沈辞! 沈辞对于这一变故有些猝不及防,隐约中看到了车里坐着的人,但又看不太清那人的模样。 电光石火之间—— “沈三小姐!” “经理!”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姜南坐在另一边的车里眼睁睁的看着那辆一模一样的车冲向沈辞,瞳孔蓦地睁大,脸色惨白。 只听嘭的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