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家文气得脸红脖子粗,拖着年轻人就要去警察局。 “呵。”红发年轻人嘴角扯出一抹讥笑:“交通事故你找警察?小子,别说我没警告过你,局子里我熟得很,有本事你就去啊。” 李佳薇下车后一转就看到了追尾的车,一辆全球限量的玛莎拉蒂超级跑车,大红色的车身线条流畅,在车灯位置因为追尾已经凹进去一块。只是还没来得及道一句可惜,就听到对方这么一句话,心里暗暗发笑,能这么说话的不是毫无底蕴的暴发户富二代,就是身后大有来头的权二代,只是无论是哪一种,能说出这种话本身就够丢人的。 她仔细打量一番这个年轻人,发现身上所穿的衣服全都是本季最新款的高中生潮牌。这少年子多大?十六?十七? “追尾是交通事故,当然找交警,但是这无证驾驶嘛,自然要警察出面。” “你说谁无证驾驶?” 原本只是不能确定对方年纪才故意这么一说的李佳薇敏锐地捕捉到了红头发少年眼中一闪而过的惊慌,心中更加笃定了自己的想法。 “原来你还没成年!” 刚刚被对方气焰压制往的林家文立刻神气起来,指着红头发少年的鼻子骂道:“你这个小兔崽子,好哇,还敢无证驾驶,我看看到了局里还有谁敢直接保你。” “你去嘛,说得好像我怕了警察一样。” 仿佛刚才眼中的惊慌不存在一般,红头发少年的对林家文的话浑不在意,一副“天大地大还没老子大”的痞子样。 “顾思郁,别闹了,走吧。” 跑车突然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声线压得很低,分不出年龄。 “闭嘴。”红发少年回过头恶狠狠地说道:“你有什么资格命令我。” “爸爸明天就回来了。” 车里的男人沉默了一会,他的话让红头发少年的脸色变了变,从鼻子发出一声冷哼,扔给林家文一个电话号码:“修了多少钱打这个电话找他拿钱。” 说完,钻进车门一个倒退就扬长而去。 “卧槽!” 被甩了一脸尾气的林家文呆愣在原地,不敢相信对方塞给他这么一张小纸条就溜之大吉,气死他了。 李佳薇拦住了林家文想把那张写着电话号码的纸条揉进垃圾桶的举动。 “李佳薇,你拦着我作什么,这上面的电话号码肯定是假的,不过算那小子倒霉,我记下了他的车牌号码,就算跑到天涯海角他也赖不掉。” 林家文捏着那张写着电话号码的纸,气得脸色发青。胡乱这么一个电话,谁知道是不是假号,扔了算球。 李佳薇轻叹一口气,道:“放心吧,他不会赖的,这个电话码也是真实有效,你把车子开到4S店去修理吧,最后用了多少钱打给这个电话就是,只要把账单给他看,对方是不会少你一分钱的。” “真的?”林家文狐疑。 当然是真的,如果她推算得不错,以这个年少的年纪以及穿着还有行事风格来看,肯定是科奇集团董事长顾成武最疼爱的小儿子——顾思郁。以顾家的家底,一笔大众的修理费连眼都不会眨一下。 大红色的超跑相比其他车子太过耀眼,巨大的引擎声惹来行人的纷纷注目。 “顾思郁,你太胡闹了。” 红发少年拿出生死时速的激0情在街道上秀着各种车技,座位后面响起刚才那个男人的话,只是他现在的声音与方才截然不同,清朗朝气。 “少罗嗦,我顾思郁的事情还轮不到你这个外人来管。” 正和方向盘较劲的顾思郁头都没回。 坐在后座的男子又是一阵沉默,他穿着一身白色的运动服,一头利落的黑色短发,显得干净阳光,他转过头去望着不断后退的街景,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女人的身影,以及那天在酒吧抱着她的那个男人。 刚才说话的女人,叫李佳薇……是吗? 男人平放在膝盖上的双手紧紧握成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