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士们,先生们。我们的飞机正在下降。请您回原座坐好,系好安全带,收起小桌板,将座椅靠背调整到正常位置,洗手间已暂停使用。请您再次确认您的个人电脑及电子设备是否处于关闭状态或飞行模式……” 听到这则广播时,邓栩栩睁开了眼,懵了一会儿,才意识到刚刚竟然睡着了。邓栩栩把不知何时落在一旁的Kindle放进双肩包,乖乖的听从指示,见右手边的唐翩翩戴着眼罩裹着毛毯仍在呼呼大睡,索性连她的份也一手代劳了。其实这也难怪,毕竟十五、六个小时的 飞行,是得抓紧机会好好休息。 托唐翩翩的福,邓栩栩好歹坐上了头等舱,比起经济舱狭小的空间来说确实舒服不少。邓栩栩偏头看向窗外,他们正在似绵白糖一般的云朵中穿行,已经隐约可见地面;天空呈柔和的破晓色,像是在画纸上精心晕染出的效果;因下降导致耳朵有些不适,她拿出一片口香糖塞进嘴里咀嚼。 这时距她们不远的前方传来了一阵骚动。 “这位先生,你有哪里不舒服吗?先生,先生!”乘务长焦急的呼喊着,彼时更多的机组工作人员也闻声而来。 好奇心似乎是每个人类的天性,乘客们纷纷探出头想了解情况,时不时交头接耳两句。邓栩栩也不例外,占据了地理优势的她从空乘的对话里得知了一些具体。坐在第一排的年轻男性乘客突发哮喘,而随身携带着的治疗喷雾又是空的,眼看症状越发严重却都束手无策。 邓栩栩看到一位小空姐跑向前方,接着广播就响起了:“机上紧急事件,有名乘客突发疾病,希望乘客中如果有医生的话可以伸出援手!” 小空姐可能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人命关天的事情,声音因为紧张在颤抖,她不断重复着启示。而几乎是条件反射,始终沉睡着的唐翩翩一下子跳起来,利落的摘下眼罩,把毛毯随意丢在位置上,跟邓栩栩说了一声,匆匆跑到前面,“我是医生,大概说一下你们之前处理的情况。” 乘务长看到唐翩翩,无异于看到了救星,正打算配合工作,又一道清冷的嗓音徐徐响起:“我是。” 邓栩栩一愣,等反应过来时与他的视线已撞了个正着,躲无可躲。 男人身上穿着浅灰色风衣,里面是一件简简单单的白色衬衫,随意的解了两颗扣子;他脸上没什么表情,却把他的气质及俊逸的面容衬托的分毫不差。 在看到他的一瞬间,邓栩栩就恨不得把自己缩成一团,最好谁都看不见。 其实邓栩栩上飞机时就注意到了他的存在,她作为行动不便的人,自然得到照顾,从绿色通道进出,第一个上最后一个下,也理所当然的将全机人员全都看了一遍。 本来邓栩栩的如意算盘打的可好了,一会儿下飞机时她就装作整理东西的样子低着头,这样就能避开。 但没想到,计划赶不上变化,还是被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