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邓栩栩的反常江睦珩恍若未闻,轻轻抓起邓栩栩的一条腿,边做伸屈动作边观察她的表情,“哪个角度疼就说出来。” 江睦珩不断变换着速度,时快时慢,邓栩栩也凭着自己的感觉与他交流,“我觉得似乎也不是角度的问题?有的时候做什么都不疼,有的时候不动也有点疼。” “嗯。”大致心里有数了,江睦珩又问,“左腿一点没事?” 邓栩栩点头,“对。” “跟以前一样。”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正穿鞋的邓栩栩看着在病历卡上写着什么的江睦珩,不知怎的心中突然流淌过一阵暖意。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很认真,绝不会偏帮谁,有的时候甚至会觉得有点无情。可江睦珩所流露出的温柔大部分恐怕连他自己都未曾察觉,总在不经意间传达出去。 撕下一张单子,江睦珩在上面写了几笔,交给一旁的唐翩翩,“唐医生,带她去做个CT。” 接过单子,唐翩翩疑惑,“CT?这种情况做核磁共振看的更清楚吧?” “刚才她对我的接触都那么紧张,别说是在一个密闭的环境中待上十分钟吧。” 确实,唐翩翩了解邓栩栩,身处一个陌生的地方,只有她一个人,还被关在一个罩子里,不可能保持同个姿势一动不动。比起需要十分钟的核磁共振,耗时十五秒的CT毫无疑问更适合邓栩栩。 虽然不明白这二者之间的区别,但从唐翩翩的口气中邓栩栩还是读懂了核磁共振检查的效果显然更好,于是不自觉的去征求江睦珩的意见,“来都来了,要不我还是做核磁共振吧,十分钟我应该还能忍一下。” “没事,我觉得你这应该就是个轻微的腰椎间盘突出,CT就可以了。”江睦珩完全知道邓栩栩在想什么,她一直是个不愿给人添麻烦的性子,如果能一口气做掉即使花再大的代价也会接受,“别担心,没什么大问题,吃点药就好了。” 他安抚的话语如同给邓栩栩打了针安定剂,让本来不安的心稍微放下来了些。 在等电梯的档口遇上了跟唐翩翩同一批的实习医生,让她立刻马上出现在导师面前,否则后果不堪设想。邓栩栩汗颜,就知道没唐翩翩说的这么无所谓,于是在她开口之前挥了挥手,“我一个人就可以了,你快去吧,我可不想替你收尸!” “那……小心点啊,有什么问题联系我啊——别拽,我自己走!”权衡再三,唐翩翩终是顾及着自己尚未转正的身份,又想起了导师那张脸。只是嘱咐的话还有大半,看不下去的那位实习医生就连拖带拽的把唐翩翩拉走,放任她啰嗦完的话连他都性命堪忧。 电梯进进出出几拨人,邓栩栩一边嘴上说着不好意思,一边迅速趁势钻进去。做CT的地方在新楼,所以电梯坐到底后还得出门左拐,进去再换一部电梯。是有些麻烦,但如果能查出病因,解决问题,也就值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