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正当午,一艘小船停至江城渡口。   梁玉照率先跳下船,站稳忙回身伸出手,握着程寻寻手肘扶她下船。   程寻寻站在岸边,再一次感慨脚踏实地的感觉真好,如果可以的话,她这辈子再也不想上船了。   中午是最热的时候,程寻寻边用帕子擦汗,边与梁玉照往程府走去。虽然只在外漂泊了十日光景,再次回乡却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阿照,今日劳你去邻城一趟,同兰秋说一声让她回府,若别人问起,只说之前我让她探亲去了。”   梁玉照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又有些犹疑地问道:“你出来这么久,程员外会不会发难?”   “放心,我不日便要出嫁,父亲他就算想罚我,也得忖度着。”程寻寻笑了笑。   梁玉照见她笑得轻松,稍安了些心。   快到程府的时候,程寻寻停下步看着他,眼眸清澈温和,语气轻柔,“阿照,便送到这里吧。”   梁玉照微微颔首,将包袱递给她,深深地看了程寻寻一眼,脸上是少有的郑重其事,“寻寻,还有半个月左右,你好好想想是否要嫁给那个徐大人。你出嫁之前,我会来找你一次。”   剩下的话他未说出口,程寻寻却完全明白他的意思,心下不由一暖。   “我会好好思虑一番的。”她浅笑着行了个礼,“这一路,承蒙关照。”   说完,便往程府走去。   梁玉照还待再说什么,见她已走开,便不再多言,躲在路边一棵树后看她进了程府,才离去。   门口的家仆看到程寻寻,忙进府唤人。程寻寻一派从容地跟着进了府。   “我的十五小姐啊,这么些天您是去了哪里啊!老爷都急死了!”一个瘦高的中年男人跑来,素来精明的眼睛里此时也透出几分焦急来。   来人正是霜序那管家舅舅。   程寻寻停住脚步,很是和善地冲他微微颔首:“赵管家。”   赵管家拿袖子擦了擦汗,连气都来不及喘匀,说道:“老…老爷正在书房等您呢,十五小姐且随老奴来。”   程寻寻跟着他往书房走去,瘦弱的背挺得笔直,透着一股强撑的镇定。   书房内。   “老爷,十五小姐来了。”赵管家微微弯身恭敬说道。   程员外背对着他们,站在书柜前,闻言却并不看程寻寻,只对着赵管家说:“你先退下吧。”   赵管家忙诶了一声,走之前轻轻地关上门。   随着门关上,程寻寻垂下眼睛,径直跪下。程员外坐回书案前看书,一言不发。   腿渐渐麻了,程寻寻未吃午饭,在船上也没睡好,只觉得又饿又累。额边的碎发被汗打湿,身子已有些发抖,她咬着嘴唇努力扛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她快要昏厥前,程员外从椅子上起来,半蹲在她前面,用手掐住她的下巴与之对视。   程员外看着自己女儿苍白却更惹人怜爱的面容,眯起了眼睛,眸中闪过一丝狠厉。   “这些天你去哪了?”   “十五娘去完成姨娘临终前的嘱咐。”程寻寻被他这般掐着,更加不适,勉勉强强说了句。   与她临走前所留下的信里的内容并无半分不同,程员外见她不愿多透露,强压的怒火更盛,扬手便朝她脸上打了一巴掌。   程寻寻脸被打得一偏,只觉得自己脸先是一麻,接着便是火辣辣的疼,口中传来腥甜的味道,想是出了血。   她又重新跪正,连痛都不哼一声。   程员外见她这副样子,冷哼一声道:“起来吧,若不是留着你有用,便是跪废了这条腿又与我何干。”   程寻寻听着父亲无情的话语,像是早就习惯了一般,听话地想要站起身来,但刚支起一条腿,便因为酸麻又重新跪下。   “老赵。”程员外往门外唤了一声。   “老爷有何吩咐?”赵管家推门进来。   “叫两个丫环扶十五小姐回房。”他顿了顿,又说道,“成婚之前,不许十五小姐出自己院子一步。”   赵管家忙应下了,在院子外招呼了俩丫环扶着程寻寻,他在前面带路。   刚近院子,便看到霜序站在门口,呆呆地看着他们。赵管家对她使了一个眼色,霜序忙回过神来,走在前面帮忙推开了房门。   丫环将程寻寻扶到坐榻上,便退下了。   “十五小姐,且好好休息一下。”赵管家说完,正也要退下,却被程寻寻唤住。   “赵管家,我走之前让兰秋回家探亲,这几日该回来了,届时还望赵管家莫要为难她。”程寻寻扯出个笑容,一半脸高高肿着,看着有些吓人。   赵管家是个聪明人,想着十五小姐马上要嫁入高门,与她作对并无好处,且连老爷都放过她了,自己舍给她一个面子,于今后只有好处。   “还请十五小姐放心,老奴知道怎么做。”赵管家心思一转,便知道该如何回答。   走之前,他看了霜序一眼,霜序收到他的意思,跟着他出门。   “这次若再不看牢十五小姐,有你好果子吃。”赵管家拉着霜序,找了个角落低声说道。   她闻言忙点点头。小姐走后,老爷的雷霆之怒本是要发作在她的身上,好在有舅舅保着,不然如今她怎能安稳站在这里。   “等下回去,给十五小姐脸上和膝盖上涂点药。”赵管家看了她一眼,语气稍缓,“你且记着,十五小姐好你才能有好日子。以后对她上心些,想想她是如何分别对待你和兰秋的。”   赵管家甩甩袖子走了,留下霜序一脸错愕。回房的时候,霜序看到程寻寻斜靠在坐榻上看着窗外,听见动静,朝她看过来。   霜序心中不由闪过一丝惧意,忙垂了眼睛,按照舅舅所言老老实实地给程寻寻上药,程寻寻的吩咐,也无不尽心。   程寻寻察觉到她的变化,也不多言。上完药吃了点东西,便上榻休息了。   霜序将帐幔放下,轻轻关上门退下时,程寻寻才如释重负般长长吁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