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爽把桌子放下,说:“我又不傻,这么多书,死沉死沉的,放桌洞里就行。” 方阔:“丢了怎么办?” 萨爽:“把桌洞开口靠住墙面,没人知道里面有书。” “那还是有丢的可能性,”方阔伸手拍了拍许知琢的肩膀,递给他一个暗示性很强的眼神:“老许~” 许知琢知道他什么意思,转过头来无奈地笑了一下:“行~都放我们宿舍吧。” 这时秦争鸣从前面过来,想帮着萨爽把其他几张空桌子搬出去。 许知琢捏着手指关节犹豫了一下,转过身对秦争鸣说:“班长,你要不要……把书放到我们宿舍?” 秦争鸣看着他愣了一下,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重新涨红:“不方便吧……” 许知琢把目光错开,看着秦争鸣手边的空桌子,说:“没关系的,我们宿舍阳台有一片空地。” 秦争鸣还想再推拒一下,方阔直接插进来:“班长,你就别客气了,待会儿我和老许一起,把你跟萨爽的书都搬到他们宿舍,等考完了再给你们搬回来。” 萨爽搬着桌子往外走,头也不回地说了一句:“那敢情好。” 方阔在她后面喊道:“那你还往外搬?赶紧把书拿回来。” 秦争鸣看了许知琢一眼,脸上的潮红渐渐变成了淡淡的红晕:“那麻烦你们了。” 方阔直接摆了摆手:“这有什么,你先把你这两天还要看的书择出来,剩下的我们都给你搬宿舍去。” 许知琢也低低地补充了一句:“没关系,都是小事。” 秦争鸣这才抿着嘴笑了一下,两只手背到身后,手指无意识地勾到一起:“那我去收拾一下。” 方阔和许知琢先搬着他们俩人的书往宿舍去了,萨爽从教室外面闪进来,从祁嘉述的桌子里把剩下的书都搜罗出来,一股脑堆到了方阔桌上。 秦争鸣正搬着书过来,看见她的动作,惊讶地问:“你怎么把祁嘉述的书放这儿了?” 下一秒又着急地皱起眉头:“完了,我忘记通知他要搬书的事了。” 萨爽拍了拍两只手上的灰尘:“没事儿,不用通知他了,直接放到许知琢他们宿舍吧。” 秦争鸣看着桌上的书,又问:“那你的书呢?” “都在外面桌洞里,”萨爽一屁股坐到方阔的桌子上,用一只手扶着祁嘉述的书,“没事儿,丢不了,丢了也没事儿,谁爱要谁要。” 秦争鸣无奈地笑了。 从小到大她都很佩服萨爽这种洒脱的精神,换成是她,宁愿一本一本往家里运,也不敢冒着丢书的风险,就这么放在桌洞里。 方阔回来时,发现桌上多了一摞书,萨爽正优哉游哉地坐在他桌子上。 他咧开嘴笑了一下,对萨爽说:“放心,哥怎么给你搬过去,就怎么给你搬回来,一本也不会丢。” 萨爽拍了拍手底下的书:“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要是少一本,我找你算账。” 秦争鸣看了看自己那厚厚一摞书,心里有些不好意思,对许知琢说:“太多了,我跟你一起搬吧。” 许知琢抬手擦掉额头上的细汗,说:“没事,不多,我一个人搬就行。” 他和方阔正要再次出发,团支书宋田田从教室前面跑过来,说:“许知琢,下周放四天假,你回家吗?” 许知琢停了一下,说:“回吧。” “那到时候你等我一下,我跟你一起走。”宋田田看他手里搬着厚厚一摞书,直接伸手拿过来一部分:“你怎么还没搬完,我帮你吧,我妈刚才已经把我的书全都拿回去了。” 许知琢看着被她拿走的书,赶紧说了一句:“不用,我自己搬就行。” 宋田田已经干脆利落地搬着书向外走了,边走边回头说:“我妈说她下礼拜三中午就要回去,让我下午跟你一起坐车回。” 许知琢看了一眼旁边的秦争鸣,迈开步子跟了上去,方阔也追上去,对宋田田说:“支书,你怎么只帮老许搬,我这个团员也需要你帮忙……” 萨爽看着那仨人离去的背影,呆呆地转头问秦争鸣:“争鸣,支书和老许是亲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