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上午,叶锦溪就轮到有一场戏,和陆虞两个人搭档。 叶锦溪一身讨喜的小丫鬟打扮,头上顶着两个揪,脸上被腮红打的很粉嫩,乍一看上去,就跟个十二三岁刚出头的小姑娘似的。 陆虞从自己的化妆间里头走出来,围着叶锦溪走了这么一圈,嘴里忍不住是啧啧感叹。 “行啊叶锦溪,就你这样子,到时候让我怎么下手?” 两个人这场戏演的,是楚王拷问小丫鬟,如霜究竟去往何处,小丫鬟忠实诚恳,硬是一个字儿都不愿意说。 两个人之间的角色矛盾就这么起来了。 叶锦溪在上场之前又看了遍剧本,嘴里面默念了几句相对于经典的台词,在心里面斟酌着思考着,是不是有什么方法演得更好。 “呦,这戏都快要开场了,现在才想着临时抱抱佛脚?难道不觉得太晚了吗?” 艾青青从她身边走过,视线在手中的剧本上面驻留那么一会儿。 叶锦溪抬起头来眯着眼,嘴上毫不客气:“怎么会晚呢,我不像是艾小姐,昨天在拍夜戏的时候连一句台词都没记住。” 话音一落下,艾青青脸色顿时绿了。 她在竞争女四号的时候,原来是没有机会,但是公司总管见她挺可怜,厚着脸皮向导演讨要了这女六号的位置。 蔡洁看她演技还是凑合,就这样一锤定音定了下来,哪知道在正式要出演的时候,艾青青连一句台词都说的磕磕绊绊。 “你来管我之前还是先把自己管好吧,不要嘴上那么能说会道,到时候开演,也就跟我那么一个水准,哦,不对,应该是比我差好多。” 艾青青用浓浓挑衅的目光看向叶锦溪,叶锦溪只是勾勾嘴角。 谁好谁差,戏里见分晓。 …… “王爷……我,我真不知道小姐她去哪了……您如果要找的话……也别来为难我一个小丫鬟。” 小丫鬟喘着粗气,脸色煞白。 楚王眯着自己的眼睛,透着浓浓的死气:“你说你不知道?那普天之下还有谁知道如霜她人究竟在何处!” “王爷,您问这个我也说不准,倒不如再等会儿,没准儿如霜小姐很快就回来了呢。”小丫鬟的脖子没有再被很大的力道箍紧,马上松了口气。 楚王原来平静下来的神色又变得狠戾,看向小丫鬟的眼中,带着浓浓的质询。 很明显,是不相信她。 小丫鬟被他这样子看得紧张,只能是舔着自己的嘴唇,干涩得发紧。 远处传来一阵马蹄声,楚王眼中的死气一扫而空,被活活的生机取代。 小丫鬟也是充满希翼地看过去,灰蒙蒙的脸上终于是有了点光亮。 “咔……” 蔡洁露出满意的笑容,拍了一下版,叶锦溪马上就收敛了自己的神色。 “你们两个人这段戏演的不错,台词记得很牢,也挺流畅。”蔡洁夸了一句。 “谢谢蔡导夸奖,我和陆虞两个人是初次合作,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肯定会更好。”叶锦溪毫不谦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