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国淮市国际机场   “柔情姐,我已经定好了酒店,我们现在是回酒店?”宁七七问。   “七七,你先回酒店,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你晚一点把酒店地址和房门号发给我。”云柔情说。“好的,那我先回酒店了。”宁七七拿着行李回了酒店。   云柔情上了一辆出租车。“蠢沫,你今晚上有空吗?”云柔情打电话给她从小到大的闺蜜唐沫。“哟,大忙人云设计师竟然主动打电话给我,稀事啊!”唐沫说。“蠢沫,我回淮市了,今天刚刚下飞机,你今天晚上有空吗,晚上八点老地方见。”云柔情说。“真的啊!五年了,你肯回来了。”唐沫有些惊讶。云柔情靠在车窗上,看着窗外迅速变化的景色。五年了,他有新的女朋友了吗,或者说他结婚了吗?“蠢柔,蠢柔。”唐沫在电话里喊,“蠢柔,我先去拍戏了,放心今天晚上,我一定去啊!晚上见。”唐沫说完挂了电话。   墓园   “妈,五年了,小柔终于来看你了。”云柔情对着墓碑上贴着的女人说,“妈,你放心,这一次小柔回来了。不会像五年前一样懦弱,被别人欺负了。我要当初伤害你的人都付出代价!”   北氏集团   “北爷,蒂史芬说,云小姐已经……”苏齐正在汇报着,但他突然感觉到北星辰都凝视后,连忙又说:“北爷,蒂史芬说夫人已经签了订单。我也查到了,夫人今天已经回到了淮市。”   “你通知一下顾少哲和陆昀之。今晚八点在帝豪斯见。”北星辰说完后走向了玻璃窗前。“是,北爷。说完,苏齐退了下去。   “柔儿,这次不管怎么样,你都不可以离开我,我不会再放开你了。”   云家   “夫人,大小姐回来了。”张嫂告诉正在闭目养神的乔丽娟。“张嫂,你是年纪大了,记性不好吗!谁是云家的大小姐。”乔丽娟大怒,向张嫂发了发脾气。   “乔阿姨,张嫂说的大小姐是我。”云柔情走进了客厅。“原来是柔情啊,你瞧乔阿姨,年纪大了,记性不好。你别怪阿姨。毕竟你离开这个家五年了。”乔丽娟愣了一下,但很快恢复一个有钱人家的夫人。“张嫂,还愣着什么,快去给柔情泡一杯茶。”乔丽娟催促着正在低头的张嫂。“张嫂,不用了,我不爱喝茶。”云柔情拒绝了乔丽娟的好意,坐在了沙发上。“乔阿姨,麻烦你帮我泡一杯咖啡。”云柔情转头笑着对乔丽娟说。“我去……”乔丽娟不敢相信云柔情让她去泡咖啡,这是一个下人做的事情,她一个夫人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   “云柔情,你当你是谁啊!凭什么让妈咪去给你这个贱人泡咖啡!这时乔心从楼上下来。“可是,我记得以前乔阿姨就是给我泡咖啡的。”云柔情一脸本就应该的表情说。“云柔情,你别太得寸进尺啊!我今天可以让你进这个家的门已经算我的仁慈了。”乔丽娟忍不住对云柔情说。“云柔情,你离开了五年了,那你为什么还要回来,回来打扰我们一家三口。”乔心说,“既然你消失了,那你就继续消失啊,你回来干什么!”云柔情一脸不屑的说:“乔心,一个星期前你在巴黎时装秀上毁了我的婚纱,我已经查出来了,你就等着巴黎时装秀的工作人员寄给你的处罚吧。”云柔情起身走出客厅,突然又转身走了回来说:“我为什么回来,因为当初你们是怎么对我妈的,你们放心我会还给你们数十倍,好好等着。”   刚刚走出客厅就遇见回来的云帆。“小柔!你回来了。”云帆一脸惊讶,连忙上前。“爸,五年了,好久不见。”云柔情面无表情的说。“是啊,爸爸当年找了你好久啊,这些年你去哪里了?”云帆一脸慈父的模样。“呵呵,是吗?爸,以你当年的势力。要是想要找我怎么可能找不到我。”云柔情甩开了云帆放在她手上的手。踩着高跟鞋出了这个让她恨了很多年的家。   “云帆,你遇到那个小贱人了。”乔丽娟说。“爹地……”乔心说。“嗯,遇见了,不过她又不是我的亲生女儿我为什么要找她,做做样子罢了。”云帆说。“云柔情,你等着,我乔心是不会放过你的,在国外不好吗?非要回来,竟然回来了,就别怪我不客气!”乔心看着云柔情远去的背影,恶狠狠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