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雯娜抚着脸,脸颊火辣辣的,眼泪禁不住流了下来。 七号扔过来一套衣服,说:“赶紧换了!”郭雯娜踹了一脚自己,他至今气未消,却无法对她再动手,洪哥马哥娴姐一个个全护着她,太可恶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很快。”郭雯娜明白七号对自己之前干的事情怀恨在心,此刻落入狼窝,如果还不见风使陀,怕是以后苦日子多了。 “这几瓶酒,送去505包厢。”七号yin荡地上下打量着已经换好衣服的郭雯娜。 郭雯娜穿上衣服,托着几瓶芝华士,走在包厢里,走在路上的酒保们频频回头看她。会所工作服是一套紧身的超短裙,郭雯娜穿起来以后曲线凹凸有致,走起路来更是娉婷摇曳,充满风情。 忽略着这些眼光,郭雯娜用身子推开沉重的雕花玻璃门,远远就可以看见一个男子。虽然客人并没有站起来,但是看得出来是个高个子,浑身的肌肉都快把他的衬衫袖子给撑爆了。虽然没仔细看他的脸,但是深色衬衫、西裤和手上的腕表,无一不让人感受到他身上都市精英男士的气息。 别的房间内都是在播放着歌曲或者客人在吼着唱歌,但是这个包间却是死一般的寂静,犹如泰山压顶似的。包厢里五个大佬围坐着蔡洪中间,手臂上净是刺青,一个个长得像监狱里的逃犯一样,凶神恶煞的脸。蔡洪坐在中间一言不发,脸臭的像茅坑,用鹰一般的眼神盯着唐祺,企图用眼神首先压倒面前的男人。 当年如果是自己被收养,而不是唐祺,也许今天两人的生活就可以换过来。他是混黑的,而自己是贵公子。瞧这衬衫,这腕表,宛如商界成功人士一般,只可惜是个绣花枕头。刚坐上新位子,就敢砍断合同,不知天高地厚! 唐祺单枪匹马,端坐一方,一只手支在大腿上,另外一只手放在桌沿,毫无畏惧地回视着蔡洪。 自己砍掉合同,对面男人不爽是自然的事,但是为何眼前的男人一直用一种莫名的眼神看着自己,好像很纠结的样子。唐祺觉得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蔡洪,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不管了,实在不行就掀桌。 第一次碰上这种场面,郭雯娜大气也不敢喘一下。她小碎步把酒放到桌面,又小碎步退到墙角。她捏了捏发酸的肩膀,毕竟五瓶芝华士挺沉的。 眼前的唐祺单枪匹马,脸上却毫无惧色,难道自己小瞧他了?还是他早有准备? 蔡洪不觉生疑,瞬间放松脸上紧绷的表情,熟练地拧开酒瓶,往自己辈子里先倒酒,说:“唐总,初次见面,我先敬你。”他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唐祺没有喝酒,而是从桌子上抓起一把开心果,剥开,放进嘴里,语气平缓地说:“今天你请我过来,想谈什么事情?” 最近门店老是有人来闹事,这帮人似乎都是打手,说不定就是他们干的,看来对方有黑势力背景。 蔡洪放下酒杯,说:“我们今天第一次见面,就当认识一下,彼此交个朋友。” 唐祺也拿起酒杯,一饮而尽,说:“交朋友可以,合同的事情免谈。”他斩钉截铁,不给对方开口的机会。 蔡洪一笑,说:“今天不谈工作,相信您平时工作也忙,今天出来就当放松一下。”看来唐祺是一个快言快语的人,但是蔡洪偏偏不按唐祺的节奏走,再次往唐祺的酒杯里倒酒。他又对着郭雯娜招了招手,说:“你过来,坐在唐总身边。” 郭雯娜很诧异,“我吗?”她一动不动。 纵然对方是好看的人,但是平生第一次陪酒,何况还是被逼,她怎么可能轻易从了。 “我说,你过来坐在客人身边。”蔡洪有些不悦,放下举起的手,而是将手放在了大腿上,眼帘垂下,眼睛不再看向郭雯娜。 “不用,不用。”唐祺摆摆手,留意到这小姑娘长得挺高,可惜她做了小姐!。 “唐总长得这么帅,其他人都要扑过去了,你还不上?”不可否认,唐祺长得真的很俊美,他内心有些酸溜溜的,当年赢弱的小不点,如今是一米九的大个儿。一半认真,一半搞气氛的他故意开起了玩笑。看得出来郭雯娜刚出来工作,往常的他肯定不会这么有耐心哄着别人出来陪酒。 唐祺打了个寒战,自己实在不喜欢被男人称赞自己帅!蔡洪外表棱角分明,看起来很阳刚,应该不是gay吧? 郭雯娜还是一动不动,死活不肯迈开步子,打算硬扛到底。 蔡洪操起桌上酒瓶子,就往郭雯娜头部砸去,大吼:“你聋了吗?” 酒瓶“嗖嗖”飞向郭雯娜,眼看就要砸中郭雯娜。 郭雯娜呆呆看着飞驰而来的啤酒瓶,完全忘记了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