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瓶就要砸到郭雯娜,唐祺情急之下,飞跃而起,直接用身体护住郭雯娜,双手抱住郭雯娜的头部。他的身子不可避免地压到郭雯娜身上,酒瓶砸中自己的背部,跌落地面,“砰”碎了一地。 郭雯娜被唐祺压在身下,动弹不得。担心身上男子的安危,她伸出手,摸到身上男子的背部,衬衫上湿湿的,全是酒液。她着急地问:“你还好吗?有没有受伤?” 唐祺支撑起身体,与郭雯娜对视,这个女孩长得很有辨识度,尤其是一双丹凤眼,细长却不下垂,恰好是国内超模最流行的眼睛形状。 郭雯娜终于可以看见了唐祺的正面:这个男子天庭饱满,眉型如剑,鼻若悬胆,好英气的脸! 两人就这么定定注视着对方。 旁边的蔡洪嘴角上扬。 马经理内心极度不舒服,想要出声制止,却被蔡洪一个动作制止。 唐祺撑起身子,定定地看着郭雯娜:眼睛深邃而生动,像薇薇的眼睛。他提醒自己:这姑娘可能是蔡洪的托!这也许是蔡洪的一个伎俩,到底想要达到什么目的。 郭雯娜一手环着唐祺的脖子,完全没有留意到两人的暧昧姿势,而是全神贯注地观看着唐祺的神色:为何他上一秒温柔关切,下一秒脸色冷峻如冰山,为什么会这样呢?他的俊美让人沉醉,眼神却如冰山般锐利冰冷。郭雯娜感到了寒意,松开环绕着唐祺的手。 唐祺支起身子,迅速放开郭雯娜,起身走回原来的座位,说:“蔡总,人家小姑娘不愿意陪就算了,没必要对她动粗。” “小姑娘不懂事,给您换一批,您待会儿好好选一个!”蔡洪指着一个大汉,说:“叫阿娴带人进来。” “不用了,我还有工作要忙。”薇薇意外去世,他的心此刻就容不下任何其他女人,更何况流连烟花之地,“我今晚就不打扰了。”他起身想要告辞。 “怎么这么快就走,这个姑娘新来的,还害羞。我已经叫人去喊妈咪了,你再坐会儿。” 唐祺举起手制止,说:“不了,我今晚还有工作要处理。”蔡洪的目的不言而喻,然而自己不好这一套。 “好吧,那你再喝两杯,两杯我就放你走。”唐祺的态度斩钉截铁,看来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要想想别的办法。 唐祺望向郭雯娜被拖离开的木门,心中有些不安,却无可奈何。今晚自己能不能顺利离开,还是个未知数,问了一句:“那姑娘不是你们的工作人员吗?” “是,不是,我们这里的人啊。”蔡洪模棱两可,为的就是给自己留后路。 唐祺:“那她怎么这么说呢?” “新来的,不懂事,不用管她。”蔡洪打哈哈,“你长得太帅了,她纯粹是为了博得你的注意!”中间的蔡洪边给唐祺带高帽子,意图转移唐祺的关注点。 唐祺打了个寒战,自己实在不喜欢被男人称赞自己帅!蔡洪外表棱角分明,看起来很阳刚,应该不是同志吧?! 看来是一个正直的人,郭雯娜决定赌一把,站起来大声说:“唐总,我是被迫的,救……”郭雯娜话还没说完,就被马经理一把拽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