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只有七号跟着自己,郭雯娜心里偷偷乐。她跟七号借口说上厕所,却蹑手蹑脚地走下楼梯。刚经过转角,只见一楼大厅内站满了大只佬,吓得立刻又把脚收了回来。她偷偷伸出头去,喵了喵,这些大汉脸不仅脸长得凶,个个手上还纹龙绣凤。她吓得立马退回来,躲到旁边的杂物房内。 又过了一会儿,听到有脚步声,她拉开门缝,一看是刚才的唐总。出于担心,待唐祺走到跟前,她手一拽,将他往杂物房里拉。“嘘!”郭雯娜做了一个小声说话的动作,边紧张地看着门的方向。拉唐祺的时候,好像看见了娴姐。惨了,她是不是看见了?这个地方也不能久躲啊? 被人意外一拉,唐祺原想一个过肩摔把前面的人往后摔,只是杂物房内过于狭窄,他无法施展伸手,反而与对方来了个面对面。原来是刚才包厢里的女生,此刻她的胸部紧贴着自身胸膛,还上下起伏着,生理本能的反应让他不禁紧绷起来。 他清了清嗓子,刻意抬高头保持距离,问:“你这是干嘛?” 郭雯娜眼睛望向门外,刻意压低声音,说:“先别出去!” 唐祺眉毛轻挑,轻声问:“为什么?”浑厚低沉的声音像是从心底发出来一般,沉稳而又能量十足。郭雯娜抬高头看着唐祺:“外面很多马仔,很可能是冲着你来的。” 唐祺点了点头,想起又是刚才的那个女孩,她身高接近一米八,确实是模特苗子,可惜是个小姐。 郭雯娜感受到对方滚烫的温度,以及鼻间传来的淡淡薄荷味,感觉唐祺香香的,不自觉又凑近了他一些。郭雯娜觉得自己挺高的,眼前的男子比自己还高半个头。 唐祺低下头,单手扶在墙壁上,桃花似的双眼专注地看着郭雯娜,“为什么救我?”几缕红晕爬上了郭雯娜的双颊,她的心漏跳了几拍,说:“刚才你救了我,算是还你吧。”看来是个善良的姑娘,唐祺摸摸郭雯娜的头,嘴角上扬。唐祺一笑,好像冬日暖阳,山川融化。郭雯娜小心脏都有点停止了,原来他笑的时候是这么地温暖。 她还没思考过来,唐祺把门一推,往门口大迈步而去,走向楼下。“不要出去呀,喂喂!”把郭雯娜着急死了。她压着嗓子,静悄悄地叫喊着。 “给我拦住他,”马经理走了出来,身后的马仔全都站了起来,乌泱泱一大片,整个大厅全是马经理的人。唐祺不得不停下脚步,环视着眼前的马仔。 马经理走到唐祺身边,递出一份合同,说:“把合同给我签了!” 唐祺不慌不忙,拿过合同,喵了一下,说:“夜场不是我们想做的业务。” 马经理有点暴跳如雷,大声说:“那你今天别想走出这道门!”他退出人群,向后招了招手。大厅的混混们一拥而上,围住了唐祺,个个摩拳擦掌。唐祺倒是看起来神清气爽的,不慌不忙,纹丝不动,说:“我倒要看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叫他不要出去,非得出去!”郭雯娜紧张地看着外面,意识到自己已经完全走到过道上,又跑进了杂物房。此时,外面传来“轰隆轰隆”的引擎发动声。郭雯娜伸头一看,外面马路十几个彪形大汉骑着哈雷摩托开到了俱乐部门口,时不时加油门,大有随时冲进来的势头。 “好帅啊!”郭雯娜心里暗暗赞叹着。这些骑着哈雷摩托的似乎有点君人风范。他们上穿T恤,下穿迷彩军裤,还带着墨镜,身体线条个个都像练家子。机车君人们将快门旋转,现场响起了一片轰隆隆的声音。看来对方也喊人了,操!马经理撸起了袖子。两方人马互相对峙,引擎声,叫喊声,声声对峙,战争一触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