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开文背着挎包,安静地站在YST前台处,打量着着唐祺的公司环境。 随处可见布满绿色植物的格子墙,巨大的书架,松软的沙发,一旁还有种类丰富、多种多样的茶点。这应该是一家人性化、以创意为驱动型的服饰设计公司,邢开文不禁这样想。 黄助理将他带进去一个纯白色装饰风格的房间,跟他说:“您先坐会儿。” 随后,唐祺推开了办公室的门,主动和邢开文握了握手,说:“你好。” 邢开文摊开笔记本,说:“唐先生,我是邢开文,你女朋友的案件现在交由我来负责。” 唐祺有些意外公安局的来访,点点头说:“您好,有什么事吗?” 邢开文一边仔细观察着唐祺的表情,一边问:“你女朋友有什么仇家吗?” 唐祺将本来放在桌面上的双手放到了桌子底下,说:“据我所知,没有,为什么这么问呢?” 邢开文说:“您女朋友看似是意外死亡的,当时一辆酒驾的车突然冲过来,撞上了你女朋友乘坐的车子,而且酒驾的司机也已经投案自首,但是我觉得案子还是有些疑点。” 唐祺坐直了身子,问道:“什么疑点?” 邢开文神色平静,说:“当时你女朋友乘坐的车上还有我们公安局副局长,不排除有人冲着副局长而去,而您的女朋友是死于意外的连带谋杀。” 唐祺不置可否,“不排除有这种可能性,有什么我可以做的吗?” 邢开文,“请您回忆一下,陆小姐有和你聊过工作上的值得怀疑的人或者事情吗?”“她向来不和我说工作中的事情,我也从不过问。”尽管这么说,唐祺还是努力仔细在脑海中回忆和过滤着薇薇跟自己聊过的人和事。 “唐先生,请问您和您女朋友感情好吗?”邢开文一边打断了唐祺的回忆,一边拿出了一组照片,照片上薇薇和副局长勾肩搭背进入绿水山庄的照片,两人状态异常亲昵。 看到一模一样的照片,唐祺并不吃惊,“他怎么会也有这一组照片?!”尽管内心有着巨大的波动,唐祺向来习惯不轻易展露自己的情绪,只是说:“我们感情挺好的,而且当时我们已经打算结婚。” 邢开文又问:“没有冒犯您隐私的意思,你女朋友是跟你住在一起吗?”“是的,”唐祺话语开始不连续,说:“不是的,她偶尔去我那里,有问题呢?”唐祺想起薇薇和副局长勾肩搭背进入绿水山庄的照片,内心就一团乱。 邢开文一直偷偷观察着唐祺的表情,发现唐祺并没有继续追问这组照片的来历,而且在陆小姐居住这个问题上回答前后不一致。他没有透露,法医在薇薇的身体内发现了大量的化学物铊,而且已经达到几乎可以致命的量,会不会是唐祺发现陆小姐与副局长偷情,所以下毒呢?因为没有证据,邢开文起身与唐祺握手告辞,说:“如果你有想起其他什么线索,请及时联系我。今天就不打扰您太多时间了。” 唐祺回握邢开文的手,说:“好,保持联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