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摄完已经是深夜十一点了,其他的模特都走了。 郭雯娜站在公交车站前,有些着急,应该还有最后一班813的,为什么还不来?! “叭叭”唐祺按着喇叭,摇下车窗,侧着头说:“上车吧,我送你一程。”望着漆黑的夜晚,郭雯娜裹了裹毛衣,赶紧上了唐祺的车。两人都没有说话,沉默充斥着整个车厢。郭雯娜偷偷地瞄了一下唐祺的侧脸,好看的唇形此时紧紧地抿着,就连眉心也是锁着的。郭雯娜猜也许是因为高曼的事情,只是自己也不适合过问些什么,就只好尽力逗他开心,自顾自地唱起了云南山歌,还边比划手势: 奇怪奇怪真奇怪, 汽车就比火车快, 大头车么不好做堵张奔驰解解闷, 云南方言式山歌,加上郭雯娜夸张的演绎,唐祺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郭雯娜一看唐祺居然笑了,唱得更起劲了: 老司机听我说我会唱山歌啊, 老司机听我说小妹嘴皮薄啊, 管你嘴皮薄不薄我呢老婆等着我, 啊咧咧~啊咧咧~啊咧啊咧咧~~啊咧咧~啊咧咧~啊咧啊咧咧 唐祺咧开了笑容,问:“这是什么歌?” 郭雯娜微笑着说:“我们那的民谣,大意是说两个云南妹子和老司机搭讪,搭便车到昆明去的情景。有人说歌词粗俗,不过我觉得它很搞笑,你听呵?“ 老司机你瞧瞧小妹多好色啊 老司机你看看小妹生的白啊 管你两个白不白大哥不想往死白” “哈哈哈!有意思!” 郭雯娜的云南方言逗得唐祺哈哈大笑,但是下一秒唐祺又沉默了下去,脑海里浮现起母亲给自己唱儿歌的情形。郭雯娜按下了按键,车子天窗突然打开,她站了起来,“啊……啊……唐祺,你不开心是吗?不开心就像我一样地喊出来吧!”她将丝巾打开,唐祺把车开到了120千米每小时,车子快速地往前开,迎着风,郭雯娜的丝巾在风中飘扬。郭雯娜的快乐感染了唐祺,他把车停在了半山腰上,跟着大喊起来,“啊……”刚好一辆飞机开了过去,淹没了两人的叫声。 郭雯娜抬头看了一眼唐祺,正好与唐祺的目光交接,就在这一刹那,一种电光火石的感觉在郭雯娜的心头萌动,唐祺热烈的眼神就像一团火苗,刹那间点燃了郭雯娜隐忍的火种,爱就这样触不及防,开始劈劈啪啪地燃烧起来。 两人都没有说话,车内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暧昧起来。 良久,唐祺腾出一只手,悄悄握住了郭雯娜的手,郭雯娜心头一颤,想要抽出自己的手,却被唐祺握得更紧,她徒劳地挣扎了一下,便不再动弹,温度从彼此的手心向全身弥漫开来。唐祺心扑通扑通的乱跳,感觉小鹿乱撞,但是薇薇的笑脸突然浮现上脑海。郭雯娜刚习惯了唐祺的碰触,正想要回握住唐祺,唐祺却松开了手,她顿时觉得有点儿失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