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湪,你知道吗?我每日每夜都在回忆你那浅浅的笑容,真不知道我们的再次相遇会是多久。    ——舒则祎的博客《则时》   眼帘微微垂下,修长的手指杵着额头,斜斜暖阳照射在他那棱角分明的脸颊上,他身着白色西装,发梢微微翘起,像极了一位从童话里走出的王子。   这个俊朗的男人便是舒则祎,海娜集团董事长梁亚唯一的继承人,但谁曾想到这位名副其实的“太子爷”竟然选择离开公司,独自一人前往法国学习制作美食。   “嗒嗒嗒”高跟鞋踩在大理石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哥,人家要我们付双倍的违约金,倘若不付则法庭相见”乌黑的长发微微垂下,玫瑰胸针别在她那洁白礼服上方,如星辰般璀璨的眼眸有着一个挺拔的鼻梁,她便是梁亚的宝贝侄女,一位自幼便生活在童话中的小公主。   “付吧,反正我也不差这一单”   “话虽这么说,可问题还是要解决的啊,总不能这么拖着吧”   舒则祎沉默了片刻,忽然开口说道“我记得之光最近是不是和一家影视公司签约,好像还要共同打造一栏以美食为主题的节目”   林星川微微点头表示赞同。   “是有这么一件事,如果你接手,就可以给那些公司一个正当的理由,可是”   林星川眉头微微皱起,神色忽然变得黯然。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可你不要忘了浦华可是整个亚洲排名前十的大企业,我想那些不知名的小公司即便是内心不满,也无可奈何”   舒则祎说话时眼神变得凌厉,语气极为清冷。   林星川拍了拍手称赞道:“真厉害,不愧是我表哥”   “好了,你别拍马屁了,你不是还要和之光参加什么活动嘛”   “是啊,我怎么忘了呢”   话语刚落,便匆匆离开。   国内——T市   金碧辉煌的大厦呈现在时湪的眼前,数为西装白领引来送往,场面非常热闹。   时湪站在浦华集团大厦的楼下,心中很是忐忑,心跳频率也明显加快。   时湪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着装,深呼了一口气,暗暗在心中念道:“加油!”   左凝然面带笑意的接待了时湪,并且还给她沏了一壶茶,时湪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自己只是一位前来入职的小职工。   左凝然却不拘小节,竟与时湪聊起了家常“我与路嘉澜是大学同学,整个宿舍里就我和路嘉澜是华人,所以我和她比亲姐妹还要亲呢,毕业后她来到浦华上班,那时候要不是路嘉澜,我现在还是一位拼命奋斗却一无所有的小职员,其实啊,路嘉澜比我更适合总监这个位置,只可惜她自己不愿意”话语刚落左凝然便深沉地叹了一口气,眉头邹起有些伤感。   一时间时湪竟不知说什么好,只是抿了抿嘴唇,呆呆地看着左凝然。   左凝然似乎也意识到气氛有些微妙,便咧嘴笑了起来,要知道笑可是最好的缓解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