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花园看到了林清芷,也会抱抱她。   但是,不是亲孙女的这个说法,阻碍了她往前一步,她没有办法。   白大夫往后退了一步,示意林清芷过来。   林清芷对着白大夫摇了摇头,一步一步的悄悄退了出去。   白大夫诧异,不知道林清芷为何要这样做。   “敢问白大夫,是老身的哪个孙女?”老夫人没注意到白大夫的异样。   “就是您的大孙女,镇国府的嫡女,林清芷啊。”白大夫回过神来,说到了林清芷的名字,他心中都是满满的自豪。   “清芷……”老夫人微微一怔,心情复杂的很,嘴边一种苦涩开始蔓延。   清芷好了吗?她是如何会医的?   不管她是不是自己的亲孙女,在老夫人的心底,最疼爱的还是她。   “对,就是林大小姐,老夫人实在是好福气。”白大夫看着老夫人没有笑颜的脸庞,一瞬间百感交集。   自己的孙女这么大本事,难道不该高兴么?   微微叹了口气,白大夫发现,林宏深已经回来了。   身后的丫鬟跟着他,手中端着托盘。   “娘亲,参汤来了。”林宏深坐在老夫人的床前,小心翼翼的说道。   老夫人点了点头,林宏深见状,连忙端过了参汤,一点一点的喂老夫人。   白大夫该看的也看到了,既然老夫人已经好了,也该告辞离开了。   ……   林清芷回到了房内,却没有见到春诗和夏晴。   “春诗……夏晴……”林清芷纳闷,平日里自己只要进了院子,这两个丫头便会跟小燕子一样叽叽喳喳飞出来。   今儿个这个院子里怎么会这么安静?   有些奇怪。   “不要喊了,她们两个困了,要睡一会。”   一个清冷的声音从上面飘了下来。   林清芷顺着声音抬头一看,心跳顿时漏了一拍。   竟然是他……,那个面具采花贼。   “你把她们两个怎么样了?”林清芷眸子里立刻出现了犀利冷寒。   她悄悄的从身上摸出几枚银针,即便不一定能打得过这个采花贼,但是若他对春诗夏晴下了毒手,就跟他拼了。   “没怎么样,她们就在自己的房间里,昏睡两个时辰就会醒来,我可不是什么草都要的。”南亦辰唇边噙着笑意,看着一脸紧张的林清芷。 没看出,她对那两个小丫鬟感情挺深的。   听到这句话,林清芷稍微放松了一些。   “您采花是不是也要看看天色,现在可是大白天,是不是有些不合适啊?”林清芷悻悻的说道。   “大白天有何不好?岂不是看的更加清楚?”南亦辰一脸的诧异,说的仿佛是肺腑之言。   林清芷脸色黑了黑,她怀疑这货大白天的开车。 忽然,南亦辰一个飞身,从梁上落了下来,步步朝着林清芷逼近。   林清芷不知南亦辰要做什么,他进一步,自己便下意识的退了一步,直至退到了墙角毫无退路了。  她承认,这人虽然带着面具,但是气质魅惑而清冷,宽肩窄腰,身材黄金比例,那大长腿尤其的吸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