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晚宁定了定神,她是真的很意外:“是我啊,秦大哥,我是晚星。” 秦煜迟情绪有些激动,上前两步:“这么多年没见,都成大姑娘了……”他右手虚虚扶住鹤晚宁的肩往里走,“真的是巧,没想到还能在我公司见到你,今天来这里做什么?” 刚刚那对鹤晚宁趾高气昂的员工看到这一幕差点惊掉了下巴,脸上的笑更是挂不住,怕鹤晚宁在大老板面前告状,连忙点头哈腰在前面领路:“秦总,鹤小姐今天是代表寰睿集团来跟我们谈合作的,因为项目负责人外出一直没回来,在这里干等了好久,很辛苦的呢!” 鹤晚宁好无语,怎么走哪都能遇到这种两面三刀的人,但也没有必要难为一个小职员,笑着开口:“是,今天不巧了,本来想着改天再来,没想到和暖竟然是秦大哥的产业。” 可秦煜迟的表情却在听到寰睿两个字的时候冷了下来,他偏头打量了鹤晚宁一会儿:“寰睿……你现在在给叶家办事?”说话间已经走到了她的办公室,他挥退了众人,只留了鹤晚宁进来。 秘书有些迟疑:“秦总,那个报价……” “稍后再说,我现在没空。”秦煜迟冷下脸来,气势也是惊人,跟鹤晚宁记忆中那个永远灿烂地笑着的大哥哥不太相同。 “晚星,你怎么会去给叶谨丞打工?你不是,出国了?” 秦煜迟当年是鹤羽手下一名得力干将,虽然年纪不大,还还是凭借超强的能力获得了鹤羽的赏识,仅用几年就爬到了高层,为人和善风趣,长相又英俊,慢慢竟和鹤羽成了忘年交,后来自然也和姐妹俩有过一些交集,鹤晚宁上学的时候还挺喜欢秦大哥来她家作客的。 鹤晚宁有些踌躇:“我……一言难尽吧,这一时半刻说不清楚,等以后有机会了我再跟您细说。”她看了看秦煜迟的表情:“秦大哥,你们和寰睿,怎么了?是有什么不快?” 秦煜沉默了片刻,“晚星,当年你父亲的事,你知道多少?” 鹤晚宁一瞬间瞪大了双眼,听他这话的意思,他难道也知道父亲去世的内幕?! “秦大哥,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晚星,当年姓叶的住在你家时,我就觉得这孩子眼里的野心藏不住,根本不是那么单纯的人。后来的一切,证实了我的想法。我其实有些后悔,看着你姐姐飞蛾扑火般奔向她,却没能阻止。你们叫我一声大哥,我却不能帮你们什么……” 鹤晚宁逼退了上涌的泪意,有些哽咽:“秦大哥,你不要这么说,世事无常,连我们自己都左右不了,又怎么能够怪你。” 秦煜迟坐到她身边,握住了她的手:“这么多年没跟你们联系,是我过不去自己心里的坎儿,你们都还好吧?听说当年晚宁还是离开了叶谨丞,现在也跟你一起回国了吗?” 千百种滋味交杂在鹤晚宁的心头,但她只能苦笑着说:“她出了意外,已经……” “什么?!”秦煜迟一巴掌拍在沙发扶手上,“叶谨丞这个畜生,连你姐也能下手……我宰了他!” 鹤晚宁赶紧安抚他:“这事跟他没关系!是姐姐运气不好,出了事故。” 秦煜迟神色不明,半晌缓缓吐出一口浊气,脸上有几分悲痛:“没想到……真的没想到,还以为再跟你们姐妹俩重逢一定是个温馨的场面。”他抚了抚额,“那晚宁有没有跟你提过你父亲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