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时到达二十三楼的会议室,许睿霖走进去与坐在主位的木天驰打了声招呼。 “木总,早。” 木天驰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说:“董事会就要开始,许总考虑清楚了?” 许睿霖看向一旁端坐的管家周伯,他身后站着的几个生面孔,应该就是木易朵请来的安氏外援。反观木天驰的样子,他并不知情。 “今天是愚人节不假,木总何必如此认真地开玩笑。” 木天驰冷哼道:“机会我是给你了的,可不要后悔。” 随便选了个木天驰对面的空位坐下,许睿霖等着一会儿的好戏开演。 参会人员到齐后,木志成照着发言稿开始宣读本次董事会的相关会议流程。 周伯挺着腰背,等到木志成念完最后一句话,率先站起身发言:“各位集团董事,在进行集团董事长选举前,请恕我替木家大小姐宣布一件事。” 目光扫视过毫无异议的众人,周伯拿起桌面上的文件夹,朗声道:“我受木易朵小姐的委托,将她亲自签署的股份转让文件交给许睿霖先生接收。我身后是负责作见证的律师以及公证人员,确保此次股份转让的公正性与合法性。”  话音一落,全场哗然。木天驰拍案而起,怒不可遏地质问:“她凭什么将股份转让给许睿霖!”  周伯将文件夹递到怔住的许睿霖面前,平静地对木天驰进行回复:“这是木大小姐的决定,请你尊重。” 许睿霖看着签有木易朵姓名与盖着印信的股份转让文件,一阵恍惚。今天的确是愚人节,一切都是在愚弄着人。木易朵将股份转让给他?!之前坚决要守护住木氏的木易朵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不是在天大的玩笑?!她亲口所说的安氏外援又在哪里?! 回过神的木志成赶忙去搀扶暴怒的父亲,木易朵这招暗度陈仓可真是让人措手不及。 木天驰捂住心口缓了口气,这个丫头竟然敢这么戏弄他,真的是不想活了。 衣袋内的手机轻震,木天驰拿出来一看,按下接听放到耳边,沉着声开口:“说。” “木总,那个姑娘跑了!” “你说什么?!” 木天驰的音量明显拔高,再次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负责汇报的人很是紧张,“木,木总。我们刚进来的时候发现原本绑在房间里的那个姑娘,那个姑娘她,她挣脱开绳子跑掉了!” “你们还不赶快派人去追!她一个小丫头片子能跑到哪里去!” 吼完,木天驰察觉到周围人的目光,压低了声音说:“立刻让所有人去附近找,她跑不远,我这就过来。” 身旁周伯不慌不忙的样子让许睿霖无法确定木天驰是不是在做戏,他起身拦在木天驰身前低声问道:“你真的绑了她?” 木天驰压着怒火回了句:“想知道,那你就一个人跟我走。” 许睿霖向还坐着看热闹的章谋递了个眼色,跟在木天驰身后走出会议室。 坐在椅子上的木志成看着疑惑不解的董事们,暗暗叹气。木易朵出国前把股份进行转让,父亲又拉着拥有最多股份的许睿霖走了,剩下他们大眼瞪小眼。事先并没有得到父亲指示的木志成只能按照规章流程,宣布董事长的选举会议择日再开,大家都散了吧。   被围堵在悬崖边,木易朵看着与自己保持距离的黑衣人,忍不住的在颤抖,她没有退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