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别墅,一片黑暗,顾司辰刚准备把灯打开,就被人拦住。 手被别人牵着,刺鼻的香水味引的他眉宇微蹙,下意识的便用力甩开抓着自己的手。 啪的一声,抬手打开水晶灯,刹那间,客厅一片光明。 在看到白汐汐一袭白色长裙,浓妆艳抹的站在面前时,引起了他一阵反感。 “你来干嘛?” “司辰,我想来看你就来了啊。”白汐汐甜甜的笑着,连忙跟在顾司辰的身后。 “没事的话你就先回去吧,我有点累了,想休息。”顾司辰伸手揉了揉睛明穴,一身疲惫的坐在沙发上。 见状,白汐汐怎么可能会放过机会? 她赶紧倾身坐在顾司辰身旁,恨不得把自己整个身体都埋在他身上一样。 “司辰,我们都在一起六年了,你还从来没有留我在你家过夜呢,今天就别赶我走了,好不好?” 白汐汐娇声说道,鲜红的唇更是紧凑了他许多,葱白细嫩的手指轻轻抚上他的衬衫,红豆一样的指头,眼看着就要把扣子给解开。 “汐汐,我今天确实累了,你不要添乱。”说着,顾司辰就拉开她的手,往远处坐了坐。 白汐汐刚刚得逞的笑容在看到他的动作之后,一时尴尬的愣在原地。 看着他面无表情的脸庞,不甘心的又继续凑了上去,“司辰,你是不是还没有放下沈如燕?” 话刚落下,顾司辰慵懒的瞳孔瞬间坚毅了不少,虽然只是转瞬即逝的画面,但还是深深的印刻在白汐汐的眼中。 所以说,这么多年他不愿意碰自己,都是因为沈如燕了? 思及此,连白汐汐都没有发现,她放在沙发上的手已经狠狠的扣进去不少。  顾司辰看向白汐汐,沉声道:“你在我身边这么久,难道都不清楚我是什么心吗?对于沈如燕,我只想让她感受一下我当初承受的痛苦。” “是吗?” “不早了,让司机送你回去吧。”说罢,顾司辰便起身上楼。 白汐汐甚至没有反抗的余地,就被迫离开了他的私人住宅。 卧室里,顾司辰看着卫生间镜子里的自己,想到今天在孙家所听到的一切,怒不可遏的一拳砸碎了镜子。 瞬间玻璃破裂的声音回荡在房间里,碎裂的镜子折射出无数个崩溃的顾司辰。 翌日,孙家。 沈如燕一大早就准备好早餐,在孙逸轩吃饭的时候,小心询问着,“逸轩,我能不能去公司上班,反正我在家这段时间也没事干。” 果然,在她刚说完这句话之后,孙逸轩和天天两个人就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大眼瞪小眼的盯着她。 “不行!” 异口同声的拒绝,让沈如燕愣了愣,她不理解的看着一大一小两人,对他们第一次能够保持一致的结果表示惊讶。 “你们俩……” 孙逸轩得意的抱着天天的肩膀,“嗯,我们俩成了好伙伴,最起码天天愿意叫我叔叔了,对不对?” 天天被说的不好意思,一张小脸儿都红透了,推开孙逸轩走到了沈如燕的身旁。 “妈妈,你现在身体状况并不好,就不要去公司了。” 闻言,孙逸轩也一本正经的点头,“对啊,你现在最主要的任务是养好身体,别忘了我们回来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沈如燕自然知道他们是在担心什么,便耐心郑重的跟他们解释着,“你们放心,我肯定是要把身体养好的,但是在这期间我还可以做些其他事情,要不然这么多的时间不就浪费了吗?” “真的,逸轩,你就让我去吧。”沈如燕恳求的说着,最终孙逸轩也只得无奈同意。 “行倒是行,但是你记得自己要量力而行,不要太过操劳。” “放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