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中刮着一阵阵寒风,乌云降临在这个城市,一场大雨如期而至,在别墅里,顾向和夏芝雪吵得不可开交,因为顾向的叔叔前几天送了一箱扇贝,而夏芝雪对扇贝过敏,就吩咐人,把扇贝扔了,顾向很生气,因为夏芝雪没有与他说一声就把叔叔送的东西扔掉了 ,他们两个吵了一会后。   “夫妻两个吵什么吵,你们有想过雪儿吗?”顾权生气的说。他们两个都低下了头,夏芝雪用愧疚的语气对顾权说:“爸,对不起,我没有办法再与他继续做夫妻了。”夏玉芝对顾向说:“我们离婚吧,顾向。”顾向愣住了,他没有想到夏之雪居然来真的,过了一会儿,顾向反应过来了,说:“我是不会同意的。”夏芝雪说:“好,你不同意,我离家出走,永远都不再回来,还要带雪儿一起走”说完,她便带着刚足月的孩子,走了,夏芝雪刚出门,她手中的孩子就号啕大哭起来,仿佛知道父母吵架似的,她轻轻地哄着女儿,她的女儿安静下来,忽然,对面冲出一辆大货车,夏芝雪没有看到,就在出事前的那一刹那,芝雪才意识到自己躲不过去了,她用自己的力气推开了女儿,自己不幸去世,女儿仿佛已经知道妈妈不在世了,下意识的号啕大哭起来,围观的人特别多,一个阿姨不忍心看孩子一个人孤苦伶仃的生活一辈子,她便把那个刚满月的女孩领养回了家,她将孩子视如己出,孩子一直在哭,阿姨耐心地抱着她,哄她,精心照顾她,孩子便不哭了,他笑着摸着孩子的头,说:“宝贝,我叫你夏以沫,好吗?”孩子笑了。她又说:“你笑可代表你同意了?”   与此同时,顾向去找芝雪和孩子,到地方时为时已晚,他看到芝雪躺在地上,慢慢的跪在地上,紧紧握住芝雪的手,眼泪瞬间流了下来,他对妻子说:“芝雪,你想离婚,好啊,你起来呀,离啊,你说过,不会离开我和孩子的,现在呢,都是骗人的,你骗了我一辈子,你放心,就算你不肯原谅我,我也会顾及你,照顾女儿,芝雪,我爱你。”说完他便让人把尸体带走了,他们旁边的人,说:“你们看见谁带走了我的女儿吗?”一个阿姨说:“有一个女人看到了你的妻子出车祸,不忍心看着女儿流落街头,便带走了你女儿,具体什么方向,我也不清楚。”顾向说:“谢谢你,阿姨。”他一直找,一直找,找了好久也没有找到,顾权命人把顾向带回了家,顾向大声喊:“放开我,我要去找我女儿,他是芝雪留给我最珍贵的礼物,也是最后的礼物。”顾权一时生气,便打了他一巴掌,说:“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如果当初顺着芝雪一点,会有如此的结局吗,天下没有后悔药,重要的是你要振作,我们会找到雪儿的。”顾向还是不听劝,再加上气火攻心,一下子心脏病突发,马上晕了过去,顾权立刻命人,把顾向送到了医院,进行了手术,手术结束了,一个医生出来对顾权说:“顾董,对不起,顾总坚持不了多久,进去见他最后一面吧。”顾全踉踉跄跄的走进了房间,顾向说:“爸,对不起,要让你白发人送黑发人了。”顾权说:“别瞎说,你会坚持下来的,如果你不在了,谁来承担起爸的公司,谁照顾爸度过晚年,你小子不许赖账,说好的养我呢?”顾向落下了眼泪,奄奄一息的说:“一定要找到雪儿。”顾权说:“一定会找到的,你不要担心了。”故乡的手松了,他走了。顾权:“不是说好的养老吗?你不是担心雪儿吗,你起来自己去找啊,就这么扔下我这个老东西走了,让我怎么活啊!”医生:“董事长,请节哀顺变。”                                  本章完   十五年以后……   主角出场   以沫:下一章我一定会出场的!   宇寒:我呢,我呢?   小编:看本编的心情。   以沫,宇寒:小编大人,我给你捶捶背,按摩一下。   小编:真舒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