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很喜欢苏城,见我和苏城一同回来,脸上的表情很高兴,我却一副很无奈的模样。看来等苏城离开,我要和外婆好好聊一下苏城,苏城比我小好几岁,我暂时没有谈朋友的心思。 下班后,我会把外婆接的一些缝缝补补的活给做了。也有人找外婆做衣服,但那些人都是自己准备布料,我们负责加工,从中收取一些辛苦费,仅此而已。闲暇之余,外婆会和周围的邻居打打麻将,好在周围的邻居对我们也很照顾。我上班不在家的时候,担心外婆会有什么突发状况,都是周围的邻居费心照料。 外公离世后,我带着外婆离开了那个小镇,来到这里重新开始。我逐渐的成熟成长,连苏亮都很少联系。心底有股失落的情绪一直困扰着我,苏城的出现让原本阴郁的我,仿佛被阳光普照着。 那天下班回家,看到苏亮,陪外婆坐在院里聊着天,苏亮在帮外婆剪指甲。看到这一幕,眼眶的泪还在眼里打转。深深忍住冲上前,一把抱住苏亮的举动,抬起头把泪憋回去,脸上挤出一丝笑,缓缓走近他们。 耳边还萦绕着苏亮埋怨我不告而辞,诉说着自己对我们的挂念。他还带了我喜欢吃的东西,见我不说话,倒也不气,上前一把抱住我。“姐姐,我好想你,求你别让我找不到,好不好?” “我去做饭,你吃了就离开吧。”心里有一个声音也在呐喊着,苏亮,好久不见。我承认这一刻,我的心被融化,从心底升起一股暖意。身后的外婆还跟苏亮说我,是个刀子嘴豆腐心。回头白了他们一眼,无奈极了,摇了摇头。 “姐,我帮你,外婆说有个男生在追你,是怎么回事?”见我脸上不再是拒人千里之外的扑克脸,苏亮把刚听到的八卦,想变成现实。脚下一怔,回头看着不嫌事大的两人。“别听外婆胡说,只是朋友,他比你还小,我…” 意识到自己竟然解释起来,这种事情不是越解释越糟糕吗,沉默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丢下一句,我去做饭,便躲在厨房不再出来,是非之地远离是最明智的。耳边时不时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不用想也知道两个人在琢磨什么。 苏亮出现在厨房一点都不意外,他靠在门口,一直盯着我看,看的我浑身不自在,皱眉看着他。苏亮什么时候长高那么多,在看他的时候,我也需要抬起头,才能看到他脸上的表情。 “姐,我现在已经在实习了,可以挣钱了,我和你一起照顾外婆。”苏亮帮我择菜,神情认真,眼前的男生早已长大了,再也不是那个跟在我身后的男孩了。 “工作累吗?你吃的消吗?和同事相处的怎么样?”苏亮抬起手,轻轻抚/摸着我的头,我微愣抬头看着他,不明他此刻的举动。 “一切都好,我能应付,终于可以俯视你了,哈哈…”苏亮说完笑弯了腰,我脸上有丝恼怒的情绪涌现。“姐,你别太辛苦了,在等几年,等我有能力,让你过好日子。”玩归玩,闹归闹,我知道苏亮从未拿我当外人过,他总能让我又哭又笑,像个疯子。 “顾好自己,我有手有脚,不需要。”苏亮一定会认为,我又关起心门,变得冷冰冰的,可我不想他那么辛苦,那么累罢了。 “我愿意,管的着。”苏亮笑嘻嘻的,他总能在我冰冷的下一秒,还能笑着和我开玩笑,换成其他没有耐心的人,估计早跑掉了。 “稀罕。”我说完,脸上带着无奈的笑,见我笑,苏亮仿佛如吃了蜜一般。 苏亮离开,外婆整理那些东西,袋子里夹着一些崭新的钱。我有些意外,苏亮那里来的这么多的钱,却不愿去相信某些可能。 “小亮有心了。”外婆整理着那些东西,看着那些钱,有些刺眼。 “外婆,等下次来了还他,稀罕他。”我没好气的说道,转身准备忙别的去。 “你这孩子,口是心非。”身后的外婆叹了一口气,我不想去深究这些事,更不会用他的钱,心里堵着气,不知是人还是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