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旁有起哄声、口哨声,汤姆和唐医生的纠缠,最后结束在汤姆一个热情的吻里,一切尽在不言中,唯有一吻便能压制住任何的流言蜚语。 神情不太自然的我,低下头没有看向他们,身旁炽热的眼神,被我撞个满怀。向帆微微浅笑,再次无声的紧了紧握着我的手,眼中只看我一人,只为我一人专属的笑容。这一刻,太过美好,竟然觉得不真实。 妈妈和外婆来的那刻,见到清醒的我,别提有多高兴了。外婆竟然喜极而泣,我还劝说外婆要注意身体,被外婆批评,下次不可以生病了,要好好的活着。我点点头,答应外婆,有些事不是我能掌控的,有好多的疑惑,我都不知道,我想慢慢我会知道的。现在重中之重的事情,便是养好身体,早日出去蹦跶。 向帆他们一帮男生,朝沈毅借来剃胡刀,躲在洗手间整理自己的胡子。再见到他们时,每个人散发着独特的魅力,特别吸引我的眼光,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可停留在向帆身上的时间明显多一些。 沈毅的到来,给大家带来一个好消息,我的身体慢慢恢复到正常的范围,可以在房间活动身体,但不能出去。我一听当然很高兴,再躺下去,我都快发霉了。沈毅强调可以留下一个人陪床,其他人可以回去休息,看大家都要留下,感动的我差点冲上去抱着他们哭了。 “还是女性比较方便,毕竟上厕所…” 沈毅微微停顿了一下,有些不太自然。我尴尬的那个样,恨不得立马躲进被子里,怎么办?好丢人,丢到姥姥家去了。别过脸不去看他们任何人,好歹人家还是个纯情的女孩子,被一帮大老爷们,想想就觉得好奇怪。 妈妈及时出声,解了我的尴尬。现在的情况特殊,向帆也好,苏亮苏城也罢,他们都是男生,都不太方便,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那些扰人的帅哥们,被沈毅赶出病房,依依不舍的看着他们离开。 其实,这样挺好的,我的身体还未康复,他们在累到了,我会于心不忍,会愧疚会自责的,回去休息也好。向帆也没在推脱,只说他出去待会便回来,在我还未有所反应时,手被他紧紧一握,便松开了。 手里空落落的,抓不住任何的东西,有些心慌。这个小小的举动,我竟然习惯了,甚至开始依赖这个手。可真的是依赖这个手,还是这双手的那个人?或许都有,它属于一个人,而那个便是向帆。 不知道向帆干什么去了,等他回来的到时候,手里提着一些东西。我不解的看着他买来的这些东西,毛巾、盆子、肥皂,一些日用品需要用到的都有。 “小颖,这是不同款式的帽子,你别再生气了。大不了等你好了,我让你把我也剃成一个光头,好不好?”哪有这样的,妈妈在一旁看着我们,也不说话。而我和向帆,就像两个闹别扭的孩子,正在和好。 见我并未吭声,妈妈适时帮我接过那些东西,还说向帆有心了。妈妈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向帆很是自然的抬手帮我整理好作乱的头发,脸上带着浅笑,“我回棚里安排一下,得空就来看你,乖乖的,别再乱发脾气,听到没有。” 起初,向帆的语气,像在哄小孩,可后面明显有些严肃,我不满的嘟哝,“霸道。”心里却犹如吃了蜜一般,很甜很甜,脸上故意沉着一张脸,没有一点的笑意。 “阿姨,辛苦你了。小颖若头痛发脾气,你别跟一个小孩子计较。”向帆不放心的为我说情,有些事情我并未跟他讲过,可他竟然知晓一些,心里除了震撼,满满的都是感动。 “自己的孩子,没事的。这些天,辛苦你了,路上小心。”妈妈的脸上带着疼惜,甚是欣慰,遇到一个可以过一生的那个人,该为我感到高兴吧。 “应该的,再见。小颖,我走了,晚点再来看你。”向帆和我道别,我竟然不想他离开,可嘴里蹦出的话,却并不是那样的。 “走吧走吧,烦死了。”妈妈和向帆无奈的看着我,在他们眼中我该是闹脾气了,除了无奈别无他法。闭上眼,转过头,并不想看到向帆离开,哪知触碰到伤口,痛的我倒吸一口冷气。 妈妈紧张兮兮的询问我,怎么了,是不是头痛呀。见我眼角有泪,又是心疼又很无奈,恨不得替我承受了这些痛。手再次被向帆握着,熟悉的感觉再次包裹住我的手,我睁开眼便看到向帆,他不是离开了吗?怎么还没走? “不是走了吗?干嘛又回来了,快点离开不想看到你。”向帆并未理会我,抬手帮我抹掉脸上残留的泪痕。 “多大的人了,还哭鼻子。不走了,等会打个电话,安排他们尽心一点,大不了给点辛苦费。”向帆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我心里竟然是愉悦的,可能我不知道,脸上的神情早已出卖了我。 “要你管。”傲娇的我,才不屑他的三言两语,就被哄的团团转,太没骨气了。以前太过好说话,才会被他欺负,现在我才不要重蹈覆辙。 耳边,妈妈还在为我说着好话,向帆并未与我计较,好脾气的任劳任怨。我再次昏睡了,似乎忘却了刚刚还吵嚷着头痛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