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雪!”他轻呼一声。 却没有换来她半点留恋,她用力甩开手臂,度到一旁扶着柱子喘着粗气:“你 别叫那个名字,你口中的那个小雪早就被你杀死千万次了!你真可谓刀刀见骨,剑 剑见血。” “我知道你很我,确实我是有负于你!小雪,你走了很久了,是时候该回到为 师身边了。回来好吗?” “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蓝冬雪跑到雪地上挥舞着双臂,仰天大笑。 她的红,像是雪地里开的一朵漂亮的红花一般美丽!她旋转,她飞舞,可是她笑的 却如此心酸。 过了一会儿,她站住了脚步,提起手,用食指指着他久久说不出话来。 她的手指在寒风中开始剧烈的颤抖,颤抖!良久后,她开口说:“不!晚了. 晚了。你这句话为什么不早说,你要是早说,就算是万死,我蓝冬雪也会留在你罗 尊身边的!可是当初你为什么要······哼!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 “没有晚,只要你肯回来!” “不!晚了,晚了太多年了。现在我已经回不去了。 她瞧着罗尊,步步后退直悬崖,嫣然一笑:“师尊,就让我最后一次叫你一声 师尊吧。徒儿走了,你要记得我现在这个笑容!”说完,纵身跳入悬崖。 罗尊摇摇头,紧走几步,腾空飞起,大吼一声:“小雪,为师不准你死!”抬 手扯出万条银质丝线来。一条条很快就栓到了紫杉的身上,可怎奈紫杉一心想死。 不过万幸,在两人双双坠落的关键时候,从悬崖峭壁间长出儿的一棵枯树帮了 大忙。 等,冬雪懵惜懂懂清醒过来时,她第一眼看到儿的就是那个她儿时居住了十载 的房间,所有的陈设一如当年。 窗口旁,罗尊一身白衣,背着双手站在那里。窗外的狂风虽然以停,可雪依旧 还在下。看窗外的天色已经发黄,想必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冬雪有些愣神儿了,她多想还像小时候一样,冲那个男人撒回骄。甜甜的叫声 师尊啊!可是现在的她,不能! 想到这里,她忽的,从床上跳下。 “小雪外边冷,别出去,会得伤寒!”罗尊并未转身,只是暖暖的说道了这么 一句。 冬雪听到这句话,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愣愣的转过身,瞅着他。眼泪像是决堤的河水,一股脑儿的涌出。 多熟悉的场景,多温暖的话! 对冬雪来说,那句话,是在熟悉不过的体贴和温柔了。 “你说什么?”她瞧着他,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他轻抚着她的脸颊,为她拭去泪水,面无表情的道一句:“小雪…· 冬雪跟着往后退了几步,回过神儿道一句:“不!你别碰我,十年了,没你 我一样活得潇洒、鲜活!你在我生命中消失了整整十年,我告诉你,你除了是我的 仇人,你对我来说还是陌生人!” “小雪,为师一直都在你身边!”罗尊第一次有些若急了,那些隐藏许久的 话,终究脱口而出。 可是,当他说完这句话,他却错愕的垂垂头,下一秒潇洒的甩袖,背立而站。 身后的她扯动着一侧的嘴角,苦涩一笑:“你当我还是当年那个好骗的小女孩 儿吗?你说你在我身边?你当我是瞎子吗!···…罗尊,你给我听着,你我早已恩断 情绝,我的生死不劳烦您多费心。 “啪!”在冬雪开开门的那一刻,有人伸手狠狠地甩了她一巴掌。 “蓝冬雪,你有没有良心,师尊,师尊他就是一直陪在你身边的那个所谓的 “小哑巴”” “什么?师兄你说什么?” 冬雪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原来“小哑巴”是师尊,师尊就是“小哑 巴”,怪不得,怪不得…… 眼波流转,秀眉深锁,小腹丹田伤气上涌,一口淤血喷出,摇电着纤细杨柳的 腰肢,摇摇欲坠。 师尊伸手一捞,揽抱她入怀,抹去她嘴角的一滴鲜血,轻声呼唤道:“小 雪! ” “师,师尊!对,对不起。”她瞧着他,气若游丝。 罗尊反手为她把脉,不觉深皱剑眉:“小雪,你撑住,为师就算拼了这条老 命,也一定要把你救活!玄儿给为师看着···…”他用尽毕生真气,为她运功疗伤。 冬雪的大师兄潇玄则护在他身旁! 她双眸微咪,气息渐行渐弱:“师,师尊!你···…你的,绝命丸,无解! 不……·不要……·白费力气了。徒,徒儿,徒儿知足了。 “小雪,别说话!守住命门,为师今天为了你,就要跟老天搏一搏。 渐渐地,冬雪的神智越发清晰,她记得,十多年前的那一天!风很大,雨很 大,很冷··…但是师傅的怀抱却温暖的,如春天一般。 她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她心心念念的幼年。那个时候的她,不懂得什么是爱, 只知道缠着那个高大的白衣男人。享受着他给自己的宠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