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两于偃王府而已算不上什么难事吧?”几个小厮对视了一眼,其中领头的提出了自己价码。 “虽说这五百两于偃王府的确不是什么难事,只是我却不愿给你们这些下三滥的地痞流氓!”洛安气急了。 五百两于偃王府来说确实是小数目,平日里赏下来的东西都不止这个价。 只是洛安出于自己的想法,仅仅是不愿给他们这些人,强抢民女还敢收钱,当真是目无王法了? 看着洛安一脸不服的样子,周衾皱了皱眉,只好轻声的安抚着:“妹妹,区区五百两救下这位姑娘,不碍事。” 说着,周衾顿了顿,面上有些许为难之色,这才缓缓的继续开口。 “只是今日我们只是出门逛逛,实在是没那么多钱在身上,请各位等我唤人去取来。” 说着,周衾看向了对面的小厮,歉意一笑。 “那我们就在这等着就是。”听到周衾的答复,小厮也不再咄咄逼人,随着周衾说的去了。 周衾正回过身准备交代一些事情。 忽然人群中有人拿着两锭金子穿过人群,走到洛安身旁,先是对她笑了笑,随后便把金子交给了一旁的小厮。 “我家少爷说了,拿上这些钱就赶紧滚吧!”前来送金子的人大声的说着。 本来这五百两就已经算多,平常赎人何需那么多,他们不过狮子大开口,想多捞一笔自己留下罢了。 哪曾想真的有人就这么给他们送来了这么多钱。 现在眼前这个傻子肯花两锭金子来赎人,那些个小厮自然是识相地拿上钱溜之大吉。 等到那些人走了,周衾望着那些人的背影出了神,眼中闪过什么,这才缓缓向前走去,来到了眼前送钱的人跟前。 她福了福身,语气中满是谢意:“代衾儿谢过你家公子出手相助。” 看着眼前周衾一副柔柔弱弱道谢的样子,面色微微苍白,眉目含情,小厮不禁有些脸红,倒是真没见过这般好看的女子。 低下头摆了摆手:“无妨,我家公子说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们也不必感谢。” 一旁跪在地上的姑娘看着眼前的周衾和洛安,一个劲的磕头谢恩。 拿着金子来的小厮走过去将她扶了起来,正准备把她带走,洛安见状却是突然拉住了那个姑娘的胳膊,阻止了她被带走的步伐。 她认为被富贵子弟带走必然没有什么好下场,跟着方才所谓景园的那些个人没什么区别,她自然是不肯就这么把自己救下来的姑娘让眼前之人带走的。 小厮看着洛安的动作,这才细细为她道来,告诉她自己家公子并非是这样的人,若是要放这位姑娘回家也不是不可以。 只是眼瞧着这位姑娘手上的伤并不是新伤,一看便知不是近日遭景园殴打造成的,想来是在家中就备受欺辱。 若是在此刻放她回到家中,只怕日后还是不免会遭罪的,这说不定过不了多久,就又会被卖到其他园子里面去,倒不如带她回到自己府上,给她谋一份好差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