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的时光总是那么快就过去,聊天似乎是最能让人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结束了聊天,殷然想着该回家了。刚一说回家,朱云天立马就提出要送殷然回家,理由是顺路。冰冰和储之初那一脸看戏的表情,让殷然很不自在。 殷然看向冰冰,拉着她的手,说:“我们俩有事,先走了哈,送不送没啥关系,学校见,拜拜。”说完立马拉着冰冰跑开。 储之初和朱云天一脸无奈,两人也只能一起回家了。 储之初看向朱云天,说:“你那啥不是对殷然有啥吧?我还没见过你对哪个女生这样呢。向来雨露均沾的物理课代表,怎么独取一瓢饮呢?哈哈哈哈哈。” 朱云天的手搭上储之初的肩膀,往脖子一勒,说:“你想啥呢,我们一个小组好好学习怎么了,你怎么这么八婆。” “你先放开我,你不认就不认,我就想看着你一点一点露出狐狸尾巴。”一边说一边掰开朱云天的手。 朱云天放开了储之初,突然也想捉弄一下他:“小初子,你怎么突然跟冰冰一块出来,你……” 储之初无语。无奈说道:“我可不像某人处心积虑,我们就是恰巧碰到。冰冰说要去图书馆找殷然,我刚好要去还书,路上就遇到了就一起了。” 朱云天意味深长的噢了一声,提议:“我们去打球吧。” 储之初表示同意,“我刚刚也想说这个呢。” 朱云天看着前面的路,心里不由自主的想到殷然那傻乎乎和不知所措的样子,可能自己做的有点过了,慢慢来吧。 殷然跟冰冰走在路上,殷然一个劲的跟冰冰吐槽朱云天的奇怪举动。“冰冰,你说为啥朱云天跟我搞的那么暧昧,说一些奇奇怪怪的骚话,我好害怕。” 冰冰打趣道:“说不定他对你有啥?” 殷然听到这个,翻了个大白眼,“你觉得可能吗?他是谁?我是谁?” 冰冰转过头深情的来一句:“爱,可以超越一切。”说完立马跑开。殷然追上去,两个少女当街奔跑打闹。最后两人跑进了精品店,买了一堆小玩意,兴冲冲的回家了。全然忘记刚刚还为朱云天奇怪举动烦恼。 殷然回到家,躺在床上,回想到朱云天今天的一系列举动,殷然突然间感到脸上一阵燥热,然后在床上滚了几圈,坐起来深呼吸,心里想着:不可能的,不会的,学习最重要,想想自己的烂成绩,都是朋友,正常正常。但是殷然转念一想,要是真的朱云天对自己有点什么怎么办。殷然来来回回的在心里瞎想,最后想不出啥决定去逛个微博。 打开手机,看到冰冰发来的信息:小道消息,朱云天喜欢童彤,你别在意了,可能把你当妹妹看了。哈哈哈哈哈,今天买的发夹真好看,去学校跟我一起戴上。 朱云天喜欢童彤?这是真的吗?听到这个消息殷然感到有点失落,但是也松了一口气。原来朱云天做的那些事是因为童彤啊。脑子里浮现朱云天温柔的给童彤讲题的场景,殷然觉得他们两个挺般配的,成绩好,长的又好看,自己哪能呢。还是好好学习吧。 殷然给冰冰回消息:好,我们一起戴。不过你的小道消息哪来的。 冰冰回复:。。。。小道消息哪有出处,别在意,八卦八卦一下而已。嘿嘿嘿,你不会难受了吧。朱云天也算是个不错的男生。 殷然回复一个敲打的表情,我只是觉得不传谣不信谣而已,为啥要难受。我们买了那么的精品我开心还来不及呢。 冰冰回复:那周一记得戴上,你就是全班最靓的仔。哈哈哈哈。 殷然不打算回复她了,天天傻乎乎的,殷然对她很是无语。 殷然走到镜子前,打量着自己,一米六高的个子,不算白皙的皮肤,带着黑框眼镜,唯一让她满意的就是自己柔顺乌黑的头发。她的小雏菊发卡戴上,对镜子里的自己笑了笑,感觉还不错。一想到童彤那么好看,殷然又羡慕又自卑,真希望自己有一天也可以这么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