桌子上的闹钟已显示到7点了,而在床上的施昙四脚朝上的睡姿,被子的一角正在扒拉着床,可怜的枕头在地上哭泣。   “叮铃铃,叮铃铃。”施昙皱着眉头扯被子往脸上一盖,闹钟停了又响,响了又停,过了一会儿后,施昙脸上出现了不耐烦的表情,关好闹钟后,静静的发一下呆,就听见施母在喊施昙“起床啦!”   “知道了。”施昙快速的床上鞋子往厕所跑,对着镜子嘴里哼着歌儿,不一会就洗漱完了,随便地绑了一下头发,刚想走出去,重新想了一下,又重新开始整理。   刚下到楼下,施母就盛好了粥,施父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报纸。   “昙啊!快坐下来吃,等一下就要去学校了,第一天上课可不能迟到。”   “你怎么还在看报纸,还不赶快去吃早餐,真是的。”施母走到施父的跟前。   “好好好,我现在就去。”施父立马放下手上的报纸。   施父和施母一起走到餐厅,刚坐下来,施父突然想到了什么,“昙,你的书包有整理好了吗?”   “昨天晚上的时候已经整理完了,对了爸,我是自己去学校还是你送我过去啊?”施昙把正在舀粥的手停了下来。   “嗯,你是想让我送啊!你想让我送我就送啊!”施父笑咯咯的。   “那好。我吃完啦!爸你慢慢吃,我先去拿书包和换鞋子去。”施昙吃完最后一口粥就去拿书包和换鞋去了。   施昙换好鞋子,就想在外面走走,也是因为要等一下施父。   因为昨天下过雨,家的门前有一些小小的水坑,施昙一点一点的跳过有水坑的地方,刚刚到家门前的马路,抬头一看就看见有一个男生在对面的马路上,穿的干干净净的白衣服,施昙想,怎么会有人能把白衣服穿的这么干净。也没有多想施父就过来了,把施昙送到了学校。   “小昙,今天是你上五年级的第一天,要在学校多交几个朋友,要不然在学校会很孤单的。”施父因为之前施昙都没交到几个朋友,有点担心。   “嗯......我尽量。”施昙露出难为情的表情来。   施父从后视镜看着施昙,暗暗的叹了一口气。就目送施昙进去了学校。   施昙在教学楼下面的留言板上找到自己的名字,“施昙,找到了。”施昙的手指在纸上游离着在找到自己的名字的时候停了下来,刚好,另外一个人的手指也恰好伸了过来,两个人的指尖短暂的触碰在一起,施昙的心尖像是有一股电流触碰到了一样,麻麻地。   施昙转过头一看,那个人已经走了,只剩下施昙一人在原地,和周围乱哄哄的人群。   施昙找到了五年级4班,在门口上张望了一下,自己坐在了第一排靠窗户的位置,施昙四处张望,不知道过了多久,映入眼帘的那件白衣服是那么的明亮、干净。施昙觉得有点眼熟,咦,是今天早上那个白衣服男生耶。   施昙对他有点好奇和有点好感,目光一直投向着他,他像是感受到了炙热的目光,回头看了施昙一眼,施昙立马将目光移到别处。   他朝着施昙走了过去,坐在了施昙的旁边,施昙看着他坐在她旁边,有些疑惑,看了看四周才发现没有座位了,也没有觉得奇怪。   她开始打量着他,早上因为只关注着他的衣服,现在看来整体和五官都比较端正,施昙暗暗想,嗯,是一个爱干净的男生。   过不了多久,有一个戴着眼镜的男生走了进来,他把手上的书放在讲台上,“各位同学,你们好,我是你们班的班主任,你们可以叫我刘老师,我呢主要负责你们的语文课堂,在我的课,不能说小差,也不能迟到,还要做到每节课的预习。今天呢,是你们上到五年级的第一天,你们要知道,你们可不像当成四年级三年级的学生一样,你们又长大了一岁,在学校要好好听老师的话,在家里要帮家里人做家务,这是基本常识,知道了吗?”刘老师看了一眼教室里的小人儿。   “知道了。”全班齐声说到。   “你们就按照今天这个座位做吧,不需要换位了。”刘老师随意扫了一下教室。   施昙的同桌突然想到了什么,转过身到施昙面前,“你好,我叫慕辰。”   施昙有点被吓到了,支支吾吾的说“你..你好,我叫施昙。”   “很高兴和你做同桌。”慕辰伸出手来,打算和她握手。   “我也很高兴能和你坐同桌。”施昙慢吞吞的把手伸出来,刚刚触碰到他的指尖,又缩了回去,慕辰眼疾手快,一把握住了她的手,慕辰满意的笑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