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庭,2513包厢内。 令人舒适的音乐在这个有些密闭的空间里缓缓流淌,妖娆的玫瑰花瓣错落有致地平铺在雪白的桌布上,做工精致的两个蜡台极为对称地摆放在桌子的两侧。桌子上摆满了米其林大厨精心制作的餐点,在烛光的映衬下显得格外诱人。 慕笙笙看着对面那个不停抽泣的女人,终于忍无可忍地放下了刀叉。 “秦小澄,今天我刚下飞机一接到你的电话,连酒店都没来得及去,拖着行李箱就赶来了。”说话的女人柳眉微微蹙起,漂亮的大眼睛流露出显而易见的心疼。 “笙笙,呜…对不起…我真的..”秦澄的小脸皱成了一个干巴巴的包子,她努力地想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在尝试好几次无果之后,“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慕笙笙无奈地叹了口气,她起身拉开椅子,走到对面一直在哭泣的秦澄身边,一下一下地轻抚着秦澄的背。 “今天到底是怎么了?问你什么事你也不说,我刚一回国就让我来吃烛光晚餐?”慕笙笙换了一副调侃的语气,努力想让秦澄放松下来。 “呜…今天是我…嗝…和顾若深那个混蛋的恋爱6周年的纪念日…嗝…但是我今天去公司找他的时候…我看见他和别的女人…拉拉扯扯…呜…我还特地定了包厢……嗝…”秦澄把脸抬了起来,两只眼睛已经红肿得像两颗核桃,肩膀随着吸气一抽一抽的。 “笙笙,怎么办啊…笙笙…”秦澄刚刚稳定的情绪又一次失控。 作为多年的好友,慕笙笙明白此时多说无益,此时倒不如给橙子一个发泄口,于是她豪气地把桌子上已经打开了的红酒给秦澄和自己满上。 “来,橙子,咱们今天不醉不归!!”慕笙笙把酒杯递给了秦澄。 秦澄是真的难受的狠了,向来滴酒不沾的她已经喝成了一个小醉鬼,慕笙笙更是放飞自我大声嚎了起来,最后两个女人抱在一起互相哭诉。 晚上十点。 “不好意思,我们店要打烊了,请问你们还有什么需要的吗?”经理敲了敲包间的门,礼貌地询问。 里面迟迟没有动静。 犹豫再三,经理拉开了包间的门。 劲爆的摇滚乐喷涌而出,正对门的沙发上站着两个鬼哭狼嚎的女人,穿着白色T恤的女人拿着酒瓶深情独唱,另一个穿着藕色连衣裙的女子则是在沙发上又蹦又跳。 酒店经理大声询问了好几遍之后终于忍不住关掉了音乐。偌大的包间陡然安静了下来。 慕笙笙终于看见了站在门边的经理。 “小姐不好意思,我们要打烊了。”酒店经理此时冷汗直冒,能定到这个包间的客人非富即贵,自己刚才的行为显然破坏了她们的兴致。 慕笙笙看了看表,也意识到这样下去不太稳妥,她略带歉意地和经理说自己马上就走。 慕笙笙拿好自己的行李,看了看已经睡过去的秦澄,长叹了口气,解铃还须系铃人,更何况顾若深实在不像脚踏两条船的人。她从秦澄的包里翻出了手机,刚一开机,整个屏幕上就显示出了58条顾若深的未接来电。 慕笙笙回拨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