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晚,得知温映受伤过往的点滴,目睹温家父母始终陪伴左右。他站在医院门口觉得往事再次呼啸而来,其实根本没有过去多久,一年的时间都不到,可他却觉得此路漫长,真是让人思之泪涌。 手机短讯声打断思绪,是温映发过来的。 她说:“今天很感谢你,我已经很久不知道溜冰是什么感觉了。一直以来,太在意别人的眼光,将自己的缺陷无限放大。可是很多事情已经真实发生,除了面对我找不到更好的方法。或许除了溜冰,我还应该去尝试更多的事情啊。” 最后面附带了一个微笑的表情符号,竟令他想起她温煦笑容,仿佛能够照亮整个夜空。 翌日温映留在医院继续观察休养,放学后几人来找她,叽叽喳喳不像探病。 “温同学,不用上学的感觉怎么样?你别说,你那天还真是酷。”孟骏凑近看她绑有绷带的腿。 温映被他这过分热情弄得窘迫,直说道:“挺好的,就是会落下功课。你们坐,吃水果。” 程晓筠横他一眼:“觉得酷你怎么不去救?” “我……”孟骏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话反驳,“当时如果我在场,那肯定是挺身而出。” “真是说的比唱得好听。”程晓筠冷哼一声,“当时你不是在喝啤酒吗?” 温映被他们看似剑拔弩张,实则幼稚至极的话逗笑了。“今天的作业,谭琪有转交给你们带给我吗?” “带了,带了,章寻把笔记都给你做好了。”孟骏说道。 温映脸色微红,看着在旁边在削果皮的男生小声说了一句谢谢。 章寻将冰糖梨削好,从中切开,递了一半给温映,自己咬上一口:“挺甜的。” 孟骏从袋中掏出一个:“那是,也不看是谁选的。” 众人皆懒得理他。 章寻看温映不伸手来接,疑惑地问道:“怎么了?不想吃?” 她转开眼神:“吃梨是不能分给别人的,不吉利。” 他愣了片刻才领悟她究竟说的是何意,不禁闷笑:“吃个水果还这么迷信。” “反正我不要。”温映坚持,不和你吃同一个梨。 章寻顺了她的意思,将那一半放在果盘中,重新拿出一个削皮。 “专门给我留的啊?”孟骏不明所以,拿起来就咬,“章寻今天也是太贴心了。” 温映想阻拦也来不及了,只能任由孟骏迅速解决了那半个梨。再看章寻,嘴角笑意愈发灿烂,简直要逼退到来的暮色。 住院的那几日,章寻每天放学后都来给温映送作业,顺便将老师新讲的知识点梳理一遍。得益于他的帮助,她的功课丝毫没落下。贺梅容再三感谢,屡次前往俞宅向老少二人送去新鲜水果和做好的饭菜。她曾和温家川谈起此事,对两个孩子不免心有担忧。 温家川在厨间忙碌不停,回道:“这些年你看她除了和晓筠走得近一些,哪还有其他朋友。现在这样也是缘分,担心再多又有什么用。她在长大,知道自己需要什么。” 贺梅容继续手上的活计:“只是以后分开的时候,她怎么办,你我都知道章寻不会留在这里。如果不是那件事,他哪会跟我们有缘分。再则,慧极必伤,阿寻这孩子心思重,温映性子又单纯,我只怕到最后陷进去的只有她一个人。”她和俞文远聊天中,对章寻以往的生活多少有些了解,此时边说边叹气。 两人讨论到最后也未能达成共识,但都承认,章寻是投射进温映世界的一颗石子,激荡起的涟漪让她变得时常开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