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浅再一次看了看时间。 她脚边放着两个很大的行李箱,再次拨出一个号码,依旧是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宋浅叹了口气,终于认命,自己一个人拖着又大又重的行李箱往外走,才出了机场门口准备打车,一辆宝马就慢慢的停在了她的身边。 宋浅戴着一顶很大的帽子,她微微弯下、身子,帽子笼罩下来的阴影遮挡住了她的脸,有人试探性地询问道:“三小姐?” 宋浅微微一怔,抬了抬头,车上的男人大喜,马上下了车说道:“真的是你啊三小姐,因为二小姐没有留下您的电话,我联系不上您,只能在这里等。” 男人上了些年纪,却一点都不显老态,宋浅鼻尖微酸,笑着叫了声:“李叔。” “哎。”对面的李明叹道:“三小姐长大了,变漂亮了,我都差点没认出来。” 宋浅只是浅浅地笑着,李明走过来帮宋浅把行李箱搬上车,宋浅上车坐在后面,李明一边开车一边和宋浅聊天:“三小姐一个人在国外生活,过的还舒心吗?” 宋浅回:“挺好的。” “哎,也不知道当初老爷和夫人怎么就那么狠心让三小姐你一个女孩子跑到那么远的地方去,不过这些年老爷和夫人都很挂念三小姐……” 李明在喋喋不休地说着,宋浅旁边的车窗开着,宋浅戳着下巴看着窗外飞速闪过的景色,她轻咬了一下下唇,开了口:“李叔。” 李明听到宋浅叫他,忙从后视镜里看了宋浅一眼,问道:“怎么了三小姐?” 宋浅沉默了几秒钟。 李明没听到宋浅说话,更是疑惑:“三小姐?您身体不舒服吗?还是有什么事?” 又过了几秒宋浅才终于开了口:“听朵朵说,容庭今天出来。” 车身似乎颠簸了一下。 李明脸上的表情有瞬间的僵硬,他偷偷看了宋浅一眼,发现宋浅的目光还停留在窗外的景色上,仿佛她刚才什么话都没说过一般。 “嗯……是……”李明轻叹:“容二少的确是今天出来。” “真巧。”宋浅说:“李叔,是在前面路口右转吧?” “三小姐,回宋家的路应该往左转,往右转是……”李明顿了顿:“那是去南城第一监狱的路。” 宋浅哦了一声,只道:“果然我没记错,是该往右转的。” 李明叹了口气,在前方十字路口往右边转了过去。 “三小姐,何必呢?” 宋浅不自觉地扯了扯嘴角。 是啊,何必呢? 两年前你离开南城,头也不回地潇洒走掉,那个时候你就已经和这里的一切做了了断,何必还纠缠着过去心心念念不肯放下? 宋浅,你竟也不是那种拿得起放得下的人。 宋浅在心里狠狠鄙视了自己一番,车速渐渐慢了下来,前面的路不太好走,直到李明停下车,回头对宋浅说:“三小姐,到了。” 车窗一直落到最下面,露出宋浅清秀白皙的脸庞,视线中的铁门在这一刻被人从里面慢慢推开。 宋浅死死地盯着那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