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浅跟容庭的关系用青梅竹马四个字来形容再合适不过。 容宋两家本来就是世交,父母那辈关系就好,再加上那个时候住在一个大院,两人又是同年同月同日生,这铁打的缘分就像是命中注定好了的一般,他们这个圈子里面谁不知道宋浅性子清冷,从不跟哪个男生走太近,唯独容庭是个例外;容庭一向跋扈乖张,却总护着宋浅。 那个时候特别流行小公主这个词,什么傲娇小公主,萝莉小公主的,大家开玩笑,就说容庭那么护着宋浅,可不是把她当成了公主一般?叫着叫着不知道从什么开始,宋浅就变成了“容二家的小公主”,像是个专属的烙印一样。 有人起哄,气氛顿时变得火热,宋浅跟白潇潇站在一起,她微微垂眸,忍不住伸手捏了捏衣角,是旁人看不出的紧张和窘迫。 容庭在这种气氛下随意耸了耸肩,一抬下巴,大爷范十足的说道:“我们家小公主越长越漂亮,你们就羡慕嫉妒去吧!” 那语气中全是得意和骄傲,还带着几分明晃晃的炫耀,宋浅怔了怔,抬眸看向容庭,两人目光对上,容庭对她露出了熟悉的笑容。 他一点都没变。 就算在那里面待了两年,他还是这样的桀骜潇洒,意气风发。 这才应该是容庭,宋浅这么想着,就看到容庭身边的女人用力挽着容庭的手臂,更靠近了他几分,隔着一点距离跟宋浅打招呼:“浅浅,好久不见了。” 宋浅的目光从女人挽着容庭的手上扫过,轻描淡写的回道:“嗯,好久不见。” 白潇潇把宋浅拉到她那边,还忍不住跟宋浅吐槽:“容二一出来,夏苏又开始瞎蹦哒了。” 容庭身边的女人叫夏苏,她是容庭大学时就开始交往的正牌女友,宋浅坐在白潇潇身边,微微笑着说道:“她等了容庭两年,也算是痴心一片。” “切。”白潇潇不屑:“容二家里有钱呗,她夏苏难道还能找到更好的?再说容二可是因为她才进去,她倒是想拍拍屁股走人,也不怕我们替天行道?” 白潇潇很看不上夏苏,事实上他们这个圈子里面的女孩子们没有看得上夏苏的,一来夏苏出身不高,总是融入不进她们,二来始终没有早就相识一起长大的情分在,不过是因为夏苏是容庭的女朋友,所以她们就算不喜欢夏苏也不能太过分,倒是那群男生都觉得夏苏挺不错。 夏苏人温柔,长得漂亮,脾气也好,在大学的时候还是校花,很适合当女朋友做老婆,夏苏跟容庭站在一起还挺般配的,宋浅喝了口白潇潇递过来的酒,一面跟女孩子们聊天,一面注意着容庭和夏苏,她看到容庭跟夏苏说话,他脸上是飞扬的笑容,看上去心情不错。 宋浅有些心烦意乱,她放下酒杯,对白潇潇说:“我去一下洗手间。” 白潇潇哦了一声,宋浅站起身来走出包房,紧接着容庭也站起了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