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浅一路走过来,紧绷的神经稍稍放松了一些,她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就见到容庭,完全的措手不及。 宋浅微微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出神,跟迎面跌跌撞撞走过来的男人相撞,宋浅被撞的肩膀疼,她回神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男人,说了声对不起绕开男人就想走开,不料对面的男人一把抓住了宋浅的手腕,嘿嘿的笑着。 宋浅看着自己被用力抓住的手腕,微微的疼意传来,宋浅脸色转冷,眸光淡淡的看着站在对面的男人,还算好脾气的说道:“先生,请你放手。” 对面的男人满身酒气还摇摇晃晃的,身体都站不稳,显然是喝醉了,宋浅不愿意跟酒鬼纠缠,对方抓着宋浅的手不放,另一只手还得寸进尺的朝着宋浅的脸上摸了过来,口中断断续续的说道:“真水嫩啊……多少钱一晚?爷包了!” 宋浅偏头想要躲开男人伸过来的手,头稍稍动了动,一只手就从宋浅身后伸了过来,一把抓住了男人的手,一个冰冷的声音传来:“包你奶奶个腿!” 宋浅动作一僵,蓦的被人拉住,用力拉到了身后。 熟悉的气息瞬间将宋浅紧紧包裹起来,严丝合缝,让她几乎透不过气来。 是容庭。 宋浅看着把自己护在身后的男人发愣。 容庭一拳挥了过去,把那男人打翻在地,男人趴在地上哭爹喊娘,容庭挽起袖子冲过去对着男人就是一阵拳打脚踢,宋浅回过神来,有些急切的叫了声:“容庭!” 容庭挥拳的动作猛地停顿。 酒吧的灯光忽明忽暗,逆着淡淡的光,容庭慢慢的扭过了头来。 宋浅心口一窒,她说:“容庭,别打了。” 容庭的眼神有些深,他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放下拳头扔下那个倒在地上的男人就朝着宋浅走过来,然后一把拉住了她的手。 宋浅听到容庭说:“跟我走。” 宋浅从嗓子眼里挤出了一个嗯字,很快就被容庭拉走了,他脚步有些急,抓着宋浅的手却很用力。 容庭在酒吧里面七拐八拐的,也不知道把宋浅拉到了哪里去,最后居然连容庭自己都找不到路了,他低声咒骂了句,宋浅拽了拽容庭的衣袖,指了指旁边不远处,容庭看了过去,不远处就是楼梯间。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了过去。 容庭突然对宋浅说:“给我根烟。” 宋浅嘴唇动了动,最终还是乖乖把身上的烟拿出来递给容庭。 容庭接过来,说了句:“你还是跟小时候一样傻乎乎的,刚才那个人想占你便宜。” 宋浅嗯了一声,只道:“你看你比我还生气,至于吗?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会白白让人占了便宜去。” “那也不行。”容庭说:“谁敢碰你,我跟谁拼命。” 宋浅微微笑了。 “我还以为你在那里面待了两年,多多少少被磨去了几分棱角,你看你怎么还是这么冲动?” 容庭叼着烟,哼了一声:“这不一样,甭管是谁,总之欺负你就是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