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负你就是不行。 这个圈子里面的人谁不知道容庭护宋浅跟护眼珠子似的,容宋两家本来就是世交,容家经商,宋家从另一方面,都是当地响当当的人物,小时候有人欺负宋浅,被容庭发现,把人按在地上就打,容庭脾气本来就不是很好,遇到宋浅的事就更是了,宋浅就像是容庭身上的开关。 宋浅轻轻咬了下唇,她慢慢的嗯了一声,什么都没说。 “打火机带了没?”容庭叼着烟问宋浅。 宋浅摸出打火机来递给容庭,容庭接过来看了一眼,随即笑了,“这不是咱们十八岁那年我送你的成人礼物吗?” 宋浅哼了一声,“亏你还好意思说。” “怎么了?这可是限量款。”容庭把烟点燃,慢慢吸了一口。 “哪有送女孩子打火机的?”宋浅不满的说道。 “怎么没有?”容庭挑了下眉,想举个例子,但想了想好像还真没人这么办过,容庭便说:“没人送过更好,我这么独一无二,肯定让你记忆深刻。” 宋浅没忍住笑了,顺势说道:“是啊,一辈子都忘不了。” 很奇怪吧,明明两个人两年都没见面了,容庭入狱那天宋浅坐上飞机去了国外,这两年就算有时间也没回来过,就连白潇潇都说她心真狠,走的干干净净,宋浅没回国,自然也没去看过容庭。 可就算两人之间隔了两年的时间和距离,也一点都不会觉得生疏,他们就像小时候那样,那个时候没有夏苏,也没有其他人。 容庭一根烟抽完,又伸手跟宋浅要,宋浅说:“少抽点烟,对身体不好。” 容庭闻言一挑眉:“你从良了?” “喂!” “当初也不知道我为了谁才学会的抽烟。”容庭不满的嘀咕道:“你这个小没良心的。” 宋浅怔了怔。 当初……大概是高中的时候,学习压力太大,宋浅经常看到躲在厕所或走廊里偷偷抽烟的人,她觉得好奇,就去问容庭,那个时候容庭不吸烟,但听到宋浅的话一拍胸脯就说:“这有什么,我先去试试不就行了?” 就因为宋浅的一句话,容庭学会了抽烟。 是了,她宋浅当初在容庭的心里就是有如此分量。 大概也就是因为这样,宋浅时常会产生一种,其实容庭是喜欢她的错觉。 “发什么呆呢?”容庭叫了宋浅两声,没听到她回应,容庭看向宋浅,伸手拍了拍她的头。 容庭身上的烟味很重,这是宋浅最喜欢的香烟牌子,国内是没有卖的,这种香烟味道很重,又刺鼻,不太受欢迎,所以还很不好买到。 “没事。” “哦,那回去了,大家该等急了。”容庭说完走在前面,宋浅亦步亦趋的跟在容庭身后。 容庭一回包间夏苏马上就迎了上来,她一靠近容庭就闻到了他身上的烟味,夏苏有些反感的对容庭说:“这个味道好难闻。” 宋浅从两人身边走过,听到容庭说:“下次不抽了。” 宋浅脸上的表情僵了僵。 他为了她学会了抽烟,但却要为了夏苏不再抽烟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