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什么呆呢?”白潇潇见宋浅站在那不动,上前一把拉过她说道:“我们正玩真心话大冒险呢,快点来。” 一大群人正围在一起,宋浅和容庭进来之前他们都聚在这里玩真心话大冒险,这是个万年不变最适合聚会的娱乐项目,白潇潇拉着宋浅坐在她旁边,容庭和夏苏刚好就坐在宋浅对面。 这群人什么东西都能玩的很欢,宋浅玩这个游戏一向运气极好,之前上学的时候也是,不管怎么转都转不到宋浅那里,也不管是抽签还是摇骰子,所以大家都说跟宋浅玩这个游戏最没劲了。 所以宋浅刚一坐下,马上就有人不满的说道:“白大小姐,这游戏不能带宋浅玩,还不如让她倒酒呢。” “胡说八道,你敢让我们浅浅倒酒?问过容二的意见了吗?”白潇潇马上转向容庭:“容二你说呢?” 容庭马上冷眼看了过去,刚刚说话的人忙说道:“行了,我错了,只有我给宋浅倒酒的份,我哪敢让她给我倒酒?” 宋浅看了容庭一眼,什么都没说,别人自然也不敢说什么,游戏开始,第一个倒霉的就是坐在宋浅身边的白潇潇。 白潇潇嘴角抽了抽,大概也没料到自己的运气会这样差,宋浅同情的看了过来,白潇潇哼了一声说道:“大冒险。” “那就亲……”这人话还没说完,白潇潇瞪了过来,对方马上就蔫了,话锋突然一转:“亲一下你右边的人吧。” 白潇潇右边的人正是宋浅,白潇潇闻言咧嘴笑了,宋浅无辜躺枪,白潇潇十分满意,故意笑着调笑宋浅:“妞儿,过来给爷亲一口。” 众人一哄而笑,宋浅无奈,白潇潇得意的在宋浅脸上重重的亲了一口。 白潇潇最能炒气氛,场面马上就变得火热起来,几乎每个人都被轮到了,只有宋浅容庭和夏苏逃过一劫,宋浅倒算了,她可是这个游戏的幸运女神。 大家都这么想着,放在中间的轮盘被重新转起来,却最终慢慢的停在了宋浅面前。 宋浅皱了下眉,众人皆是一愣,随即炸开了。 毕竟他们这些人从玩这个游戏到现在就没逮住过宋浅,这下纷纷摩拳擦掌,显然是不打算放过宋浅,白潇潇小声提醒宋浅:“选真心话吧,我看你要是选大冒险,那些人敢整死你。” 白潇潇说的夸大了,毕竟容庭还在那坐着呢,不过宋浅本来也不会选大冒险,她开口说道:“真心话。”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多少还是碍着容庭,都不敢先站出来,此时坐在容庭右边的男人突然开了口:“两年前容二入狱,作为他最亲近的朋友,你拍拍屁股跑到国外去,在国外的这两年就没有噩梦缠身,良心不安吗?” 男人嗓音冷冷的,此言一出偌大的包房顿时一片死寂。 宋浅抿了抿唇,看了过去,容庭一把拽住身边男人的衣领,用力将他拽了起来,高声喝道:“秦封,你他妈想死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