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浅关上车门,目光从那边的一群人身上淡淡扫过,她抿了抿唇,没说话,手机那边的男人又问了一遍:“我问你话呢,玩的是不是很开心?” “我被赶出来了。”宋浅开口,语气淡淡的。 手机那边的男人似乎被宋浅的话噎了一下,他声调蓦地太高了八度,“什么意思?他们欺负你了?给你委屈受?” “唔。”宋浅说:“不能算,只是我看出大家不太喜欢我,所以自己识趣的离开了,这个答案你满意吗?” 手机那边传来一声轻哼,男人的声音有些不屑:“那是他们不配跟你一起玩,那些人都是些纨绔的富二代,我本来就不喜欢你跟他们在一起,再给你带坏了。” 宋浅没说话。 “过两天我就回去了。”手机那边的人继续说:“宋浅,你乖一点,知道吗?” 宋浅哦了一声。 “等我回去后,我就跟我爸妈说我们的婚事。” 宋浅看着车窗外车水马龙的景色,她只说道:“你爸妈不同意我跟你在一起。” “所以呢?是我跟你结婚,不是他们跟你结婚,他们同不同意有个屁用。”男人向来嚣张,什么都不放在眼里,人生一直都是顺风顺水,要什么有什么,想要的东西不惜一切手段都回得到,人也是如此。 挂断通话之前,男人压低声音,像是警告,又像是提醒:“宋浅,你别忘了你两年前答应过我什么。” 宋浅心口一紧,语气依旧淡淡的:“我没忘。” 宋浅挂断通话,也阻隔了那边男人的声音:“没忘就……” 男人的话还没说完,声音戛然而止。 坐在前面开车的男人笑了一下,他说:“从小到大敢挂少爷电话的人,唯有宋小姐你。” 宋浅哦了一声,什么都没说。 男人开车把宋浅送到了宋家门口,还不忘提醒宋浅:“少爷说,如果宋小姐有任何需要,尽管去找表少爷。” “知道了。”宋浅说完头也不回的进了家门。 刚刚十点,不早不晚的时间,宋天麟在楼上书房,罗琼在客厅看电视,她看到宋浅进来马上就笑了,露出满意的表情来,罗琼对宋浅招了招手说道:“我就知道这个时候你差不多该回来了,从以前开始你们兄妹三人就属你最听话,小时候就给你们立了规矩,十点之前必须回家,小风那孩子三天两头看不到,总是忙啊忙的,小雪就更让人不省心,从来都没听话过,好在现在你总算是回来了,浅浅,你过来,坐到婶婶身边,陪婶婶说会话。” 罗琼是怎么看宋浅怎么满意,就算不是亲生的,好歹也是从小看着长大,跟亲女儿真没什么区别,宋浅听话又懂事,也沉稳,话不多,安安静静的模样看着就讨喜。 罗琼心里很骄傲,怪不得就连梁家的那位少爷都对宋浅心心念念,宋浅乖巧的坐到罗琼身边,她一靠近,罗琼就闻到了宋浅身上的烟味,她眉头蹙了一下,忍不住抱怨了一句:“潇潇那孩子也是,那么大个姑娘了还不安分些,整天都跟什么人混在一起啊,浅浅,婶婶知道你跟她关系好,不过你也得多注意点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