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浅把白潇潇带回自己房间,她让白潇潇随便坐,自己跑过去收拾行李。 “你随意点,我这刚回来就被你叫出去,都没来得及收拾,等我一下,很快。” “不着急。”白潇潇坐到床上。 宋浅的房间跟以前一样,白潇潇记得那个时候她特别喜欢往这边跑,宋浅的房间是那种特别中规中矩的装潢,很符合女性审美的碎花,整个的色调偏少女的粉红,这房间是罗琼亲自为宋浅设计的,很漂亮,白潇潇以一个女生的角度来看真的很完美,但她同时心里也知道这未必就是宋浅真正喜欢的风格。 反正她喜欢什么,从来不说,也从来不重要。 白潇潇看向宋浅,问她:“你姐又刁难你了?” “怎么会。”宋浅只说:“姐姐不是那种人。” 白潇潇翻了个白眼,宋家二小姐宋成雪的跋扈嚣张简直是人尽皆知,有的时候白潇潇是真佩服宋浅,能跟宋成雪相安无事这么多年,也真蛮厉害的。 白潇潇看向宋浅,宋浅正跪在行李箱旁收拾衣服,她会把衣服都叠的整整齐齐,然后有条不紊的放进衣橱里面,这是从小就训练出来的——罗琼说作为上流社会的豪门千金,一举一动代表的是整个家族,宋家不是小门小户,所以宋浅不能给宋家丢脸。 宋浅安静的跪在那里,微微垂下眸,手中动作不停,不紧不慢更是井然有序,从白潇潇这个角度看过去,这样安静的宋浅看上去有股子说不出的韵味,是真的好看。 宋浅收拾好东西后一回头就看到白潇潇在盯着她发呆。 宋浅走过去,问她:“想什么呢?” 白潇潇就突然问道:“两年前你为什么突然就出国了?” 白潇潇回过神来,悔得差点没咬掉自己的舌头,她来的路上可是想了无数种开场白,该如何委婉的落到这个话题上来又不会显得太尴尬,可那些草稿根本就没用上,在白潇潇反应过来之前她已经以一种不能更直白的方式问了出来。 白潇潇在心里大骂自己蠢,同时大脑飞速运转,想着补救解释:“我的意思是……” “出国就出国了,还有什么为什么?”宋浅已经开了口:“两年前发生太多事了,我只想安静的修完学业,就和梁非白一起出国了,就这样啊。” 如此的轻描淡写,理所应当。 白潇潇愣了愣,宋浅说:“你也为了两年前的事替容庭抱不平吗?” 白潇潇忙道:“没有,我跟秦封不一样,而且我一直都是站在你这边的,我就是觉得奇怪,你跟容二……” “青梅竹马。”宋浅打断白潇潇的话:“仅此而已。” 八个字,感觉却道尽了他们的一生。 怎么听怎么心酸。 “当时我是真以为你们会在一起。”白潇潇忍不住感叹道:“谁知道这边杀出个梁非白,那边又来个夏苏。” 其实这事还真不只是白潇潇以为过,大概所有人都这么以为的吧。